三千世界狗带

狗狗狗,哦雷哦雷哦雷

【蔺靖现代AU】【ABO】狗有翻身日番外(4)(下)

这个文不会再有任何后续了,到这里就算彻底完了

--------------------------------------------------------

梅长苏,国家好青年,开开心心地拎着一袋卤鸡翅,走在找他高中好朋友的路上。他考了这个城市的研,上午刚刚复试完,没告诉他那苦逼的医学生朋友,打算偷偷地来,给他一个惊喜。他们自从去年寒假起就没怎么联系过了,毕业季,各有各的忙,他自己因为身体原因休学了一年才又继续读的研究生,事发突然,除了他父母和女朋友极少有人知道。此前他刚刚在邻市停留,去见了他留在那里发展的另一个好朋友蒙同学。蒙同学此前对他的突然消失一无所知,看见他之后嘴里的煎饼都吓掉了,在得知他还要来找这个医学生同学的时候毅然决然地表示他刚好有几天假期要跟着一起来——他们这一年联系得也不算多,他只知道对方留校考了研,因此一定能在他学校见得到。

今天早上梅长苏去参加复试的时候蒙挚还没醒,他结束了复试跟直接跟蒙挚约的在医学院校门口见。梅长苏想到医学生同学见到自己之后惊讶的表情,还有他看到自己手上那一袋卤鸡翅时的惊喜表情——他从来都最喜欢吃的卤鸡翅,这可是他复试完特意绕道去某全国著名连锁卤味排队买的,可新鲜了。这位同学一定会感动得痛哭流涕。啊,等蒙挚也来了, 他们仨再像以前一样,坐在操场上,喝着啤酒,啃着鸡翅,人生将是多么快意!

眼看手机导航上说离医学院北门还差一条路,梅长苏的视线里忽然闯入了一个人。梅长苏起先并没有注意,因为那人推着辆婴儿车在对面的人行道上正朝着往他相反的方向走,弯着腰,好像一直在跟车里的娃娃说话。要不是他走得慢,走路的姿势也实在熟悉,梅长苏就几乎要浑然不觉地从他身边经过了。

而此刻,梅长苏躲在路旁的灌木丛里,瞪着眼睛再三确认着眼前的场景。他把卤鸡翅的袋子往手上一挂,摸出手机,有些颤抖地开始拨号。对面的人此时好巧不巧地停下了, 正不知从哪里拿出一个拨浪鼓在逗着车里的娃娃, 嘴上还说着什么。梅长苏看着他的表情觉得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等待电话通的时刻变得分外难熬。等到那头终于响起蒙挚还没睡醒的迷糊嘟囔,梅长苏才控制不住地对着电话喊:“……睡什么睡!赶紧来,出……出人命了!!!”

*

梅长苏和飞速赶来的蒙挚跟了蔺晨一整条街。走到一个弯路口,在梅长苏的示意下,蒙挚绕到前方,在蔺晨准备推着婴儿车拐弯之时猛然出现拦住了他。蔺晨被唬了一大跳,待看清来人后立刻抱怨起来:“干嘛呢!吓着我儿子!”

蒙挚嘴笨,应付不来他这理直气壮的埋怨,只能大眼瞪小眼。这时只听蔺晨身后响起一个幽幽的声音:“居然真的是儿子。一年……不过是一年多………”

蔺晨回过头,看到了满眼写满不可置信、泫然欲泣的梅长苏“你连儿子都这么大了!!!!”

“演演演,演什么演,收收。”蔺晨很是嫌弃。

梅长苏觉得自己看到的已经不是当年的蔺晨了,为了确认这一点, 他冲蔺晨扬起了手中的卤鸡翅:“撸不?”

蔺晨赶紧把袋子挥开:“你小心点,别弄到我儿子身上!他还小呢。”

梅长苏沉默了。

过了半响梅长苏说:“蒙挚,我昨天错怪你了。”

“啊?”

“我本来以为你这种一毕业就打算要结婚的在我们中间是最快的了。没想到这还有个……娃儿都……都(此时蔺晨兴奋地补上“快九个月啦!”)……快九个月的人。”

蔺晨说:“看我儿子可爱不,被你们这么闹都没醒,哎呀吃手了,不乖。”说完小心翼翼地把娃娃的手拿开。

梅长苏和蒙挚:“…………”

过了一会梅长苏说:“我要求近距离观摩赏玩,才能做出判断。”说完又眯起眼睛上下打量着蔺晨:“你老公……”

“景琰啊。他对我可好了!他最近中午都下班回家的,嘿嘿嘿。”

梅长苏看着手中的卤鸡翅,再看看一脸……的好朋友,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沧海桑田,物是人非。

*

梅长苏他们并没有放过蔺晨,在听说他在校外租了套不小的公寓和他的老公孩子一起住之后,强烈要求跟随前去观摩。择日不如撞日,蔺晨想想便也答应了,只是这么一耽搁花了他不少时间,便口述了一张购物清单,支使梅长苏和蒙挚去买,再报了个家门地址,就推着孩子先回了家。

他家现在住的房子挺大的,萧景琰的妈妈跟他们住在一起,蔺晨顾不过来的时候就帮忙照看孩子。蔺晨现在考上了研,日子也暂时地轻松了起来,因此跟孩子相处的时间也变多,趁着这阵子天气渐热,几乎天天推着出去遛弯,顺便去超市买东西。萧景琰妈妈也乐得清闲,跟他安排好了时间,这段日子也经常出去打牌。

蔺晨到家的时候萧景琰妈妈已经结束了上午的牌局回来了。蔺晨先把娃娃安顿好,萧景琰妈见他没带东西回来,有些惊讶,就问他午饭什么打算。

蔺晨说了梅长苏和蒙挚的事,说反正景琰中午也回来,索性大家凑在一起趁着天还没全热起来吃顿火锅,他还有一个研究生同学,之前申请的时候为了让他有多空带孩子帮了他不少忙,也顺便今天一起请过来。萧景琰妈妈自然是同意,但又怕自己在他们一拨年轻人觉得拘谨,想起自己下午本来也约了闺蜜逛街,见蔺晨没问题索性直接跟闺蜜把午饭提前了。

如此这般,等到萧景琰下班推开门,屋里已经是一番热闹景象了。他们家的餐桌被挪出来打开,周围放了不少椅子,屋里热气腾腾,蔺晨正从厨房端出一盘处理好的虾,一边还提醒挤在婴儿房里不知干什么的梅长苏和蒙挚:“动静轻点儿!他要睡觉了,快出来,别吵他!”

蔺晨看到萧景琰,赶紧放下手里的虾,先把梅长苏和蒙挚从房间里赶出来带上门,才出来接过萧景琰手里的菜蔬。

他本来习惯性地要在人脸上亲一口,被萧景琰冷着脸推开才想起他之前来过短信说要带个同事回家。那同事此时正探头探脑地越过萧景琰打量他,笑嘻嘻地说:“队长你们感情真好。”

萧景琰的到来让坐在桌边津津有味地回味着娃娃的梅长苏和蒙挚转移了注意力,蒙挚倒不记得了,梅长苏可是知道蔺晨高一就喜欢萧景琰的事,最后发展成这样他可以算是最没想到的,因此总在想着要怎么从萧景琰那里套出点什么话来。

萧景琰进了门,洗了手,就带着他同事——是个年轻的小后辈,他调过来适应了之后跟在他手底下的——一起进屋逗儿子。

蔺晨还在厨房老实地准备蔬菜和玉米,结果没一会儿萧景琰就进来了。蔺晨回头看看饭桌边聊得热火朝天的三个人,又看看萧景琰脸上神色,想想就大概知道发生了什么。萧景琰看他手上动作,一时也找不到有什么能帮忙的,只在四周看看还有什么东西是没准备好的,冷不防被蔺晨凑过来亲一下,整个人毛都炸起来:“干什么?”

蔺晨笑嘻嘻地:“补上之前在门口的那一下啊。”

厨房的门其实是透明的,他们在里面做了什么外面那假装谈话其实偷偷地往这里瞟的三个人都看得见,萧景琰被搞得有些慌张,但进也不是出也不是,最后被反被蔺晨使唤,两个人一起端着东西出去。

他们刚刚落座,蔺晨正想偷摸着去抓他的手,门铃却响了。是他的那个研究生同学。

 

(全文完)


评论(22)

热度(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