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世界狗带

狗狗狗,哦雷哦雷哦雷

【蔺靖】狗路难 (十三)

第十三章

 

蔺晨隐在檐上,好笑地望着那大渝的使者下山。此人来的时候架子端得十足,此时却露馅露了个十足十,手中紧紧攥着锦囊步履匆匆,一步跨出他来时两步的路,之前还险些绊倒。他手上拿到的答案自是蔺晨亲自写的,凭他的本事和琅琊阁向来的名声,让这使者相信此次琅琊阁确有意与大渝合作,并不是什么难事。

看那大渝使者如此之着急,恐怕是大梁的边境守卫给了他们苦头吃,想来只有琅琊山是个缺口,琅琊阁的回应对他们来说也许恰是雪中送炭。

他原本估算的时间是两天之后,可看这使者猴急的模样,恐怕得让萧景琰提前准备,后日便行动。

他正想着,就见这祖宗恰恰从另一条山路上远远行来,直往那出来迎送大渝使者,还没来得及回阁的琅琊阁弟子行去,想来是掐好了时间正要来问的。他身形挺拔,步履沉稳, 因前几日发烧出了汗,此时穿的正是蔺晨的一套蓝纹广袖,这衣服在蔺晨身上显得洒脱随性,穿在萧景琰身上却偏显出几分儒雅庄重来。可蔺晨却没心思欣赏这画面。萧景琰来的方向正是山中更高处醉亭所在,显然是之前刚从那里回来。而此时山中云雾才散开不久,醉亭又恰设在一处凸起的山石上,四周并无遮蔽,萧景琰这一趟必然吹了不少风。蔺晨一想到这便气不打一处来,还没等萧景琰走到那琅琊阁弟子面前,便跃下屋檐现了身,也不等萧景琰回神,只没好气地道:“你不要命起来倒真和那梅长苏一模一样。”说完直接伸手拉他手腕,一摸他手掌,果然冰凉,蔺晨急得眉头都拧起来,索性牵着他的手把人拉进阁中大厅坐下,出手诊脉见他并无大碍,才收回手。

他心下稍安,本想继续数落,抬眼一见萧景琰眼神,才知自己适才所行未免太过不加掩饰,正想解释, 又惊讶萧景琰竟也就这么乖乖地任他摆布,临了吐出一句:“你这皇帝当得还真是没甚威严。”

萧景琰目光闪烁了一下,也没接他的话:“多些先生这几日关照,朕确实已经没事了。吹这么一点小风,倒还是没问题的。”

他不提还好,这么一提,蔺晨刚被压下去的火气又被他撩起来:“你还敢说?还当自己十几岁吗?你可知你生——”他惊觉自己说话过了头,正懊悔自己怎么在萧景琰面前就这般失分寸,萧景琰却已一笑道:“先生果然知道了。”

他语气与之前别无二致,但目光里却多了点蔺晨不忍看的东西,蓦地令他想起这人昏睡间在他肩上默然流泪的模样,令他心一紧。萧景琰已经接着道:“先生果然医者仁心。先生想说的话,母亲也说过。朕生下太子之后身体变不如从前,可惜朕原先还不信,此次一病,到底也有些……但朕曾在边境带兵十年,身体再如何不济,这山风怎么也还是吹得。”

其实产育本是自然之事,若是调理得当,未见得会造成多大损害。但萧景琰的情况,显见是在生产之时过于忧思多虑,因而气血有亏,“都知我是医者,你是信我还是信自己?你别以为不过之前不过一场风寒,你是过度操劳,风寒不过钻了空子。”蔺晨忍不住又用扇子敲他脑袋,敲得萧景琰眼睛一眨,“若你不是恰好到了我这才倒下,恐怕就算给你撑到了琅琊山,也没法上前线去鼓励你那些将士。”

他把话引到此,萧景琰也自然就接过,问起他来时便想问个究竟的事来:“先生前日与朕说,要待这使者来后才好定下奇袭的日期,不知现在……?”

果然是操心这个,蔺晨看他那眼神,几乎比那大渝使者还要着急,忍不住又敲一下他脑袋:“要胜便是胜在冷静上,你带兵多年,难道连这道理都不懂?”

萧景琰被他说得垂头苦笑:“让先生见笑了。毕竟边境之事,若能早日定夺,便能多与将士们些时间准备。朕知此事需得冷静,还请先生放心。”

蔺晨见他心下有数,便也点点头:“那大渝使者高兴得很,待他回了营,就算要再斟酌一番,冲着琅琊阁给的地点发兵的时间也不过三天后。奇袭之时……”

“正在他们行动前一晚为妙。”萧景琰点点头,说罢便要起身,“多谢先生,朕这就吩咐他们下去准备。”

蔺晨抬扇拦下他:“虽我对此事有八九分把握,但倘或奇袭不成,被反扑一口,你可有准备?”

萧景琰露齿笑道:“先生不必担忧,朕昨日收到消息,戚猛的军队离琅琊山已不过十里,也许眼下已行到山脚了。”

他这一笑是蔺晨从刚才见他为止最为真挚的展颜,此话又说得气势千钧,仿佛此刻他有的并非百人骑兵,而是万千兵马,直看得蔺晨暗叹他之前那句“没甚威严”说得实在肤浅。

萧景琰见他沉思模样,便以为他无事要问,行了礼便转身要走,待他行到门口时,蔺晨才又想起一事,望着他背影追问:“皇帝陛下还真是信琅琊阁。”

萧景琰停住脚步——他此前早早等在附近,一等那大渝使者下山便来探消息,显见对此事十分关心,此刻终于得了消息,却连片刻前的那点心急都不见了,沉稳极了——又是冲蔺晨一笑,缓缓道:“景琰不是信琅琊阁,我……朕是信先生。”

TBC


向大家展示一下我胡说八道的实力


晚上,萧景琰合衣卧在床上,黑灯瞎火地正在想心事,房间里突然偷偷摸摸进来一人,也不拿蜡烛,披着头发,穿着中衣,借着一点月光,找来找去,找到萧景琰床前,“啊”了一声,就要扑过来。

萧景琰哆哆嗦嗦地让他扑了,那人还拱了拱,然后萧景琰问他干啥。

此人说:“啊!我外裳就辣么两件!今天洗澡让人把脏的拿去洗了,忘记另一件在哪了!我找衣服呢!”

萧景琰问:“你快睡觉了还穿什么衣服?要不要我脱下来给你?”

蔺晨讲:“不要,哎呀我睡觉就有个毛病,要亲一亲衣服才能睡着,我看你还没睡,就这么穿着吧,我亲亲就行了。”

然后他就亲亲,亲完领口亲袖口,亲完袖口亲前襟,终于亲爽了就秒躺倒,睡着了。

萧景琰:“……”



评论(18)

热度(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