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世界狗带

狗狗狗,哦雷哦雷哦雷

【蔺靖】狗路难 (十二)

 

第十二章

第二天早上,蔺晨端着粥刚推开萧景琰房门,就听到床上响动。他加快脚步,刚走到这人床边就看到萧景琰已经自己坐了起来,正目光灼灼地望着他。

这人还真是闲不下心,蔺晨把粥碗先放在一边,看了眼他气色,朝萧景琰摊开手。萧景琰自觉地伸出自己的手腕,蔺晨把了脉,见他确实已经好转许多,才道:“先把粥喝了。”

他昨夜派出去的鸽子方才就带来了回信,都是好消息,只要跟萧景琰通了气,接下来就只待那个这几日就要上门来求答案的大渝使者了。萧景琰倒很听话,也不急着问他消息,只乖乖地伸手去拿粥碗,自己喝完了一碗粥——蔺晨就抱着手臂看着他,他也有日子没看这皇帝吃饭了,现在再看,心里依然还是觉得喜欢得了不得,仿佛能这么看上一辈子。

萧景琰吃得比他平时在太后那还快些,蔺晨知他想知道消息,见他吃完正要开口,却听萧景琰有些犹疑地道:“……不知先生可还有粥?朕已无事了,是先生来得实在早,一会朕便可去大厅与两位阁主共商大渝之事。”

蔺晨心里觉得好笑,面上却板起脸逗这皇帝:“你又觉得了?昨日你倒还觉得连夜赶路来琅琊阁无甚大事——你可倒好,不把自己的命当命,幸亏我琅琊阁世代通医术,否则要是让亲赴前线保卫琅琊山的大梁皇帝偏在此缠绵病榻,传出去要我们怎么交代?萧景琰,你嘴上说得好听,可知你如此一闯琅琊山,无论如何我们都脱不了干系?”

他本意是想让这皇帝以后多看重自己,切莫再胡来,谁知他说着说着,萧景琰脸上的表情反而变了,眼神中透出紧张,一听蔺晨说完,就直盯着他开口:“还请先生相信,这绝非朕的本意。朕来此,就是为了能让琅琊阁不受牵连。若琅琊阁觉得已经受了牵扯,朕立刻就让战英去安排,在琅琊山脚下另行扎营便可。”

这皇帝实在是木头脑袋,梅长苏到底怎么忍他的?蔺晨受不了地抽出扇子在他额头上一拍:“什么另行扎营, 你现下病着,跑什么跑?你知不知道琅琊山不比你那金陵,夜里更深露重,你自己病了,还要让跟你一起的将士也遭罪?”

萧景琰这下倒不说话了,只眨着眼睛看着他。蔺晨看了他一眼,便挪开目光。萧景琰的眼神太真挚太诚实了,他若真的多看一眼恐怕能在这双眼睛底下将自己的心事暴露个一干二净。

蔺晨只偷眼看萧景琰垂在被面上的手,一边说:“吃不饱也没办法,你这是风寒,饿着反而有好处。今天也别下床,好生卧着,昨天消息已经递出去了,你就等着吧。”

他说着起身作势要走,果不其然又被萧景琰抓住了手:“可琅琊阁……”

居然不是惦记吃的,蔺晨真给他气个半死,“琅琊阁什么琅琊阁?我琅琊阁上下没有宵小之辈,这次定会助你,也不会因为担心卷入两国之间有任何犹疑。满意了吧?”他看萧景琰的表情一眼,想想还是加上,“等着吧,一会给你带些点心来。”

他拿着空碗出了屋,往厨房的方向走,一边走一边忍不住想,萧景琰这皇帝脾气还真是好,不过全天下知道这点的人估计很少,大部分也都对他恭敬,敢这么数落他的,说不定就自己一个。他想到这一点,莫名地有些得意起来,连脚步都轻快几分。

 

琅琊阁在大渝的都城所设暗桩,正开着城中最大的酒肆。蔺晨今晨收到消息,便已知不少大渝朝堂之事,他自己之前的推测也都大多落实。他在昨晚信中已吩咐那暗桩接机散布消息,等过了今日,那将军为了建功谎报大梁边防的传言便会传入街上小贩耳中。到了小贩耳中自然再过不多久便能到那丞相耳中,只要这丞相不傻,自然知道要如何利用这传闻。

蔺晨收的另一封信来自大渝南境,正离琅琊山不远。此地在与渝梁之战以后大半损毁,只空留许多百姓流离失所。不少流民涌入临近的城镇,惹出不少麻烦。那大渝皇帝估计也正为此事头痛,才信了那将军的话,占了琅琊山下的村镇以安置流民,将这危情推给大梁。

他给出指令,这些暗桩自会知道该怎么做。在民众间散布消息造势本就为琅琊阁所长,但要让蔺晨拟好的种种传闻发挥其效用,算来也需要等上一些时日。眼下最急不过是三天后与那大渝使者的约定之期,待到那时,萧景琰的身体自然早就恢复了。

蔺晨想着,一面自上手,在锅中将米酒煮开,又打入三个鸡蛋,调成碗蛋酒。他自己尝了一口,这就要端去萧景琰房里,正要离开时刚好瞥见一边架上的几块绿豆糕,想了一想,还是端上了,才找萧景琰去。

 

屋内很安静,蔺晨有心要偷看这皇帝在做什么,故意放轻脚步,先把手上的吃食放在外间,隔着帐帘去偷瞧。

可萧景琰居然什么也没干,从蔺晨的角度望去,只看到他干坐在床上,不知正望向哪里,犹自呆呆出神。他的左手正紧紧攥着被沿,蔺晨认出那床被子,正是昨夜他离去时想让萧景琰多发汗,特意从自己屋内柜中找出的、他冬日时睡的厚褥。

他心下暗暗有了计较。这皇帝在宫里时甚少发呆,不是对着奏折拧眉沉思就是跟太后或者梅长苏或者他那小娃娃太子自如谈笑,蔺晨唯一一次见过他类似模样,还是他在花园里一个人喝酒的时候。按说他对萧景琰并不了解,本不应该知道此事缘由,可经过昨夜,自见过萧景琰在他怀里悄没声地流泪,他自认为对这个原因就算猜测得不准,但也八九不离十。

到底什么人,还能让他这样惦记,他这么想着,心里却止不住泛酸。他自从想通了自己对萧景琰的感情,便对这世间情多有容忍,甚至能感同身受。眼下他便这么想着,萧景琰惦记别人,此事了后,自己又何尝不是要这么惦记着萧景琰?纵然他真的带着琅琊阁归了萧景琰,想来也并不能时时在他身边,萧景琰心中所想所念也偏偏不是他。

但蔺晨却总不会伤怀太久。他做人做事,想来奉行“火烧眉毛,且顾眼下”,现下他巴不得有什么绊住了那大渝使者的脚,让他多有些时间来光明正大地看着萧景琰。

他端上蛋酒,直掀起帐帘走进去,“想吃想得都发呆了?让你好好休息!喏。”他把蛋酒递过去,看着萧景琰拿起勺子,“陛下,你这亲兵可行过奇袭?”

 

TBC


评论(18)

热度(2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