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世界狗带

狗狗狗,哦雷哦雷哦雷

【蔺靖】狗路难 (十一)

第十一章

蔺晨看着萧景琰靠在自己怀里,悄没声地哭了不知多久,这人哭的时候连牙关都是咬紧的,背是紧绷的,手心也攥成拳,蔺晨只能一遍一遍又给掰开,拉住他的手,到临了只能自己用拇指按住他手指。萧景琰哭得很安静,可眼角的泪水却似乎无穷无尽,蔺晨给他拭泪的半边袖子都湿了,在心里早把令他这样难过的人剐了千百回。

到他终于哭乏,整个人放松下来,软软地只枕着他肩膀,不知是昏是睡。他的热是退了,可到眼下都没发多少汗,蔺晨轻手轻脚地把人放平躺下,盖好被子。萧景琰哭了一场,大约是终于得到些解脱,此时睡得无知无觉,连眉头都是舒展的。蔺晨又看了他一会,见萧景琰确是睡安稳了,才绕去了隔壁自己的屋子一趟,顺便吩咐小童去告诉厨房准备清粥,又把还站在门口的列战英遣回去休息,最后回来在外间点上安神香。

里间帐幔层层垂下,他坐在外间,点完香抬起头一瞥,正在影影绰绰间望见萧景琰的侧颜。

蔺晨想起刚才探到的他的脉象,不由皱眉,复站起身,坐到床榻旁,轻手轻脚地拉出萧景琰手腕,又把了一回脉。

这断不会错。

他对自己的医术向来有信心,更何况萧景琰的脉已被他探了不下十回——想到这里蔺晨便心潮涌动,既然如此,太子究竟怎么回事也可想而知。可萧景琰身边并没有哪个人像是太子的另一个生父,唯一可能的人选只有梅长苏,而梅长苏和霓凰伉俪情深,这他又知道得清楚。

到底是谁,有了萧景琰还不知足,竟还让他受这样的痛苦?

蔺晨想得咬牙切齿。明明他自己还所求不得、恨不能捧在手心的人,不但被别的人勾去了心魄,还被这人害得这样痛苦。若有一日让他知道此人是谁,只怕千刀万剐都是轻的。

蔺晨爱怜地摸了摸他散在枕边的乌发,忍不住捧住一缕,闭上眼嗅了一番那丝若有若无的寒梅香,才握着萧景琰的手,坐在床边沉思起来。眼下还是解决大渝的事最为紧要。此事琅琊阁本就脱不了干系,他和他爹说通以后更是没了顾忌,既然萧景琰都拼尽全力要保住琅琊山,那他们琅琊阁又怎能落后?

蔺晨一边抚着萧景琰的手,脑中早已闪过几个名字。琅琊阁的暗桩探子数目也许不及江左盟,但胜在精,分散在各国都城,把控着消息往来,得消息快是自然,更是最擅传出蔺晨想让他们传的消息。

就他几个月前所知,大渝的朝廷并不风平浪静。丞相和大将军争得厉害,大渝皇帝是个耳根子软的,只在中间和稀泥。不过他耳根子软归软,贪婪却是真,这年轻将军又是和大梁一战之后刚刚提拔上来的,想来是急于立功,才有了这么一出。

若情况真是如此,要瓦解这不稳固的君臣联盟倒是不难。琅琊阁若要尽全力,自然便在他们做惯了的事上尽全力,等着将军真到了边境安营扎寨,京里传些什么话,皇帝会不会知道,他可就管不着了。

蔺晨心下有了计较,又看了萧景琰一会,才起身到外间,提笔开始写信。他要联络的人不少,加之还要给梅长苏去信询问他江左盟在此事上的种种安排,待他写完大半再抬头时,天色已暗,小童恰正提着食盒往房门口行来。

他又看了一眼眼前摊开的信,上头墨迹还未干。他拿着笔,几乎想要加上几句,盘问梅长苏萧景琰的体质和太子的事,又觉此时只言片语根本说不清楚,平白还要让梅长苏知道萧景琰病倒,令他多操一份心,想了半天还是作罢。

他先接了食盒,又回自己屋内将信亲送出去,才又折返回来去看萧景琰。

萧景琰还是闭着眼睛,蔺晨先探他额头,见确实没再发热,又摸出他手腕。他此时已经摸过许多遍脉,按理此举实在多余,但毕竟给了他握着这手腕的理由。他两指只轻轻一按便知萧景琰已无大碍,却不就此收手,反而转手握住萧景琰手掌,用拇指在他手心摩挲起来。摩挲一会还觉不够,又大胆地去抚他纤长手指,直到听见萧景琰咳嗽了一声,才赶忙撤开手。

萧景琰睁开眼睛,低低说了句“多谢阁主”,就挣扎着要爬起来。蔺晨只觉得此生的脸都丢尽了,索性给他安好枕头,说了句“我去拿粥,你敢瞎折腾试试,”就扭过头匆匆往外间走。

 

留萧景琰一个人坐在床上看着他的背影眨巴眼睛。他本来在蔺晨摩挲他手心的时候就醒了,他掌心茧少,被蔺晨一抚,只觉得痒。他本以为蔺晨在行什么他没见过的医术,闭着眼忍了一会,可蔺晨紧接着就开始摸起他手指,他只好赶紧睁开眼睛。

蔺晨还在外间不知忙活什么,想必也看不见自己这边的动作。萧景琰心下虽然一万个疑惑担忧,但到底忍不住,眼看蔺晨背过身去,匆忙地摊开手掌,闻了闻手心。

他想这松香味,想了快要一年了。

蔺晨终于端着碗粥进来,萧景琰只觉自己心跳如鼓,面上却努力控制着,见蔺晨要坐到床边赶忙伸手去接碗:“多谢阁主,我……朕已好了许多,不劳烦了。”

蔺晨却早料到他这动作,往后一避,愣是让他扑了个空。萧景琰还想说话,就见蔺晨竖起眉毛,扬声警告道:“说了让你别乱动。你当这还是十几年前,贪凉就能肆意浸冷水,发个热睡一觉就好了?”

蔺晨说完才觉自己说瓢了嘴,可萧景琰却没有什么反应。他生怕被看出什么端倪,赶忙舀起一勺粥送到萧景琰嘴边。萧景琰呆呆地看着他,有那么一瞬蔺晨差点以为他又要掉下泪来,可下一刻萧景琰就顺从地张开了嘴。

蔺晨一勺一勺地喂着,眼看着萧景琰的耳根因为窘迫慢慢地红透了,他只装没瞧见,一边喂嘴里一边唠叨:“再好好休息一夜,明早让你知道消息,琅琊阁既然卷入,断没有靠人庇护的道理。”

TBC


评论(26)

热度(2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