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世界狗带

狗狗狗,哦雷哦雷哦雷

【蔺靖】狗路难 (九)

第九章

琅琊阁的祠堂设在山中极僻静之处,虽与主阁不过百余步距离,但除了阁主鲜有人知,并且非武功修为至化境者不能到达。蔺晨跟着他爹七弯八绕,很快就到了祠堂,两人一进门,老阁主关了门,也不急着问话,双手拢袖细细瞧了蔺晨一番,才闲闲问道:“那皇帝本就不排斥我们帮忙,甚至有希望我们相助之意,正和此前你我所议不谋而合,你何必发那么大火气?”

他爹打量自己的目光此时此刻像极了梅长苏,一副他们早就看穿一切的架势,弄得蔺晨很不舒服。他隐隐知道他爹可能看出了什么,但一时间却又犹豫着不愿意直言——如果告诉他爹他真对这大梁皇帝有情,不论他爹如何看他,他的心早就偏向萧景琰,还怎么去做这个琅琊阁主?

蔺晨沉默了一会,才佯装潇洒地露出一个笑容,“是我说话造次。我只是还没见过这么鲁莽这么不明事理的皇帝,一时替梅长苏不值,才……”

“我却不觉得他鲁莽,”老阁主却打断了他,“大渝打的就是大梁皇帝为求大局安稳而不愿兴兵的主意。眼下这个时局,若是真的再大动兵戈,对大梁确实有害无益,可若真的割让琅琊山和山下诸镇求和,又正中大渝下怀。眼下最佳之策,不外乎用最小的动静先发制人,打大渝个措手不及,不但边境可保,民生也能免受侵扰。虽说御驾亲征总有着风险,但这位陛下登基之前就在军中颇有威望,亲自领兵自能振奋士气。我听说他登基以来除了长苏以外还有不少得力忠臣,连祁王那遗腹子都对他忠诚有加,他此番离京,若能在短期内速战速决,确是一个权衡之下的好方法。”

他爹说完,见蔺晨垂着头默不作声,眨眨眼睛,又抛出一个问题。

“你片刻之前还在与我感叹,要在此事了后散阁,为的不就是不愿让琅琊阁扯进这纠纷之中,若真是如那皇帝所说,咱们毫不参与,服了这个软,只靠他护下这琅琊山又待如何? 你可别以为他那一百骑兵毫无胜算,这可都是精锐之师,若要奇袭再合适不过。况且此处离边境大营只隔一个豫南关,江左盟势力又都在附近,你可别说你以为这皇帝除了这一百骑兵再无别的后招。”

他爹这番话才算是点醒了蔺晨,他此前急怒攻心,根本没想过萧景琰必然还有后援,此时身上虚汗一出,整个人骤然松了口气,却没想到这反应早就全然被他爹看在眼里,“我倒要问你,大梁皇帝亲自前来,于公激励军心,于我们是显大梁此次合作的诚意,他要上阵杀敌,就让他上阵杀敌,这到底有什么不对,与你我又有甚干系?”

蔺晨骤然抬头,猛地道:“这还没有什么不对,于别人自然都是好的,可他自己——”

话说一半,看到他爹了然的眼神,才知上了他爹的当。

他颓然盘腿坐下,过了好一会儿才终于说:“我是对他有情。他不知道。”

“我看他也确实不知道,”他爹走过来拍拍他肩膀,也在他身旁坐下,眼神却是望向了祭案上,“你啊……”

两人各怀心事,默然而坐,又过去许久,老阁主才又说:“你若是对他用情至此,此番过后何必遣散琅琊阁?直跟了大梁便是。”

蔺晨抬眼望向他爹,满目不可置信:“可琅琊阁……”

“你还真是糊涂,”他爹用扇敲他脑门,“琅琊阁专门搜集天下情报,江湖武林到朝廷庙堂早就无一不涉。从长苏的事开始,再到今次,注定跟这些事情脱不开干系,过了这次还有下次。你当琅琊阁此前不择主是纯为置身事外?不过是还没遇到明君罢了!”

他看蔺晨一眼,大笑一声,站起身来往门口走去, “你这小子,眼光倒还是好的。萧景琰是个明君,就是助他得了这天下,那大概也是值得的。琅琊阁是你的了,究竟要如何,随你办吧。”他说完这番话,也没有回头,一闪身,就又不知去到哪里去偷闲了。

蔺晨怔怔望着门口良久,才终于回过神来,冲他爹离去的方向叩了一礼,才离开祠堂,往萧景琰的住处寻去。

 

他才刚刚回到主阁前头的山道上没多久,正要抓个小童来问问给萧景琰安排了哪间屋子,就见列战英神色焦急地站在路旁,似乎有什么事让他格外不知所措,此时一看到他,如蒙大赦,几步向他奔来,却不慌张,只低声说:“求阁主随我去一趟,陛下……陛下有恙。”

 

TBC


评论(24)

热度(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