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世界狗带

狗狗狗,哦雷哦雷哦雷

【蔺靖】狗路难 (八)

第八章

蔺晨领着萧景琰一行人马上了山,早有属下领着官兵自去安顿,萧景琰独带着列战英一个在阁内厅中会见两位阁主。

老阁主听说皇帝亲自来了也吓了一跳,但仍比蔺晨从容许多。三人见座之后,萧景琰见站在一旁的列战英偷偷打了个哈欠,开口竟然是先请琅琊阁带人让列战英下去休息。蔺晨老爹岂有不应承的道理,等列战英又下去之后,萧景琰笑了笑,刚说完一句“旅途劳顿,让两位阁主见笑了”,就硬生生被蔺晨打断:“孤身带着一小队人马入我琅琊阁,如今连唯一的亲信也如此大方遣下,我竟不知道在陛下眼中我琅琊阁竟是如此安全之地。陛下就不怕我们早就和大渝达成协议,只等瓮中捉鳖?”

他在山下和萧景琰见礼后再未发一言,此时骤然开口,脸色大抵又有些阴沉,萧景琰显然吃了一惊,但很快又恢复了寻常表情,只定定地看着他,语气中带着自信:“琅琊阁向来不涉政事,遇到此事定要斟酌一番。朕自接到消息以来便有了决断,半月内交托了京中事务,简行快马而来,朕不相信大渝的动作能比朕还快。”

他就说一向稳重的列战英怎么能打哈欠,蔺晨盯着萧景琰眼下那乌青一片,心中怒意更甚,只觉自己若是再开口便要直接喷出火来,只能抬手狠狠饮了一口茶。这混账皇帝到底多少天没休息好?到底谁给他的胆子让他这样以身犯险,梅长苏竟然也不拦着?

他喝茶的动作极大,引得他爹立时往他这里看了一眼,萧景琰却没意识到有什么不对劲,还在继续说下去:“朕知道琅琊阁以不涉政治为念,从不愿为哪国朝廷效力,琅琊榜所以为天下人所信,也全因琅琊阁不受任何一国所控。此番带兵前来,一是为振我军威,二也是亲来向二位阁主说明,不求琅琊阁出手,朕自会带领将士给大渝一个教训,但若琅琊阁愿助大梁一臂之力,此事过后朕也定会保证琅琊阁自由。”

明明干的是荒唐事说的也是荒唐话,可萧景琰语气笃定,十分坚决,说这话时眼底闪烁的光芒让人不能不相信他是认真的。蔺晨一想到他竟然是认真的,一时不知是气梅长苏竟真的放心让他这么一路行来、还是暗暗庆幸他们这一路来并没有走漏风声让大渝听到什么动静、或是担忧京城之中是否安排妥当。他全然忘了萧景琰此行梅长苏定然安排了江左盟人士一路探路护送,也忘了去想也许过几日后边境的援兵也会集结前来,满心全被萧景琰这鲁莽举动造成的可能风险给占满了。

他又气又怕,想得嘴唇发白,半晌没有回话,使得萧景琰和他父亲都觉出不对劲来,都来打量他。萧景琰正盯着蔺晨握着茶碗青筋暴起的手疑惑皱眉,就见蔺晨把茶盏一摔,看了萧景琰一眼,反倒笑了出来:“原来在大梁皇帝眼里,我琅琊阁竟然只是个在危急关头要躲在人后求人来保护的小人。”他早就气急,说话也忘了敬语,只觉心中有一通愤懑需要发泄,也没在意自己究竟说了什么,“萧景琰,我以前只觉你愚笨耿直,却不知你行事如此荒谬滑稽。你可知大渝有多少重兵压在边镇?你现在是皇帝,可不是当初什么不受宠的皇子,兴致上来爱去哪儿就去哪儿。你如今为了一个琅琊阁就带着一众亲卫亲赴边陲以身犯险,你觉得此事过后在天下人眼里琅琊阁还会清清白白,与你大梁朝廷毫无瓜葛?你现在这样贸然地来到这里,到底是谁给了你信心,让你觉得琅琊阁不会对你下手?倘或你在路上或是在这里出了什么不测,你怎么对得起……且不说仰仗你的大梁百姓,你怎么对得起那些敬你爱你的人?”

他发了一通脾气,只觉从山脚下开始就憋在自己心里的火终于得了些纾解,却还不够,只怒视着萧景琰,恨不能将他狠揍一通,搞清楚这呆皇帝木头脑袋里到底想的什么。

萧景琰被他这一番话说得全然愣怔,只瞪着眼睛呆呆地望着他,微微张着嘴说不出话来。

老阁主的一声咳嗽令二人都回过神来。蔺晨看着他爹冲萧景琰行了礼,替他道了歉,又让萧景琰早去安顿,接着转过来对自己说:“你跟我去祠堂一趟。”

 

TBC

人不要随便给自己插旗,否则写更新就跟赶作业一样

评论(20)

热度(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