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世界狗带

狗狗狗,哦雷哦雷哦雷

【蔺靖】狗路难 (七)

第七章

初秋时节,琅琊山上已是十分凉爽。山顶已连续几日没见太阳,使得山间更加云雾缭绕,衬得山上亭中那若隐若现的两个身影愈发恍若仙人。

茶是蔺晨煮的,一壶茶开,父子两个先是相对无言地各自细品了一碗,互相打量了一番,才开始缓缓说起正事。老阁主有些年没回琅琊阁了,开口先是一句抱怨:“你挑茶的水平还是不行。”

其实哪里不行,左右就是不如他而已,往日蔺晨肯定是要跟他争论上些时候的,此时却无心跟他计较:“你可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之前就在大渝。你这次回来得这么快,那边到底什么动静?”

他爹摇头一笑:“几乎没有动静。”

那不还是有动静,只是常人轻易察觉不到。蔺晨此时觉得他爹竟也十分烦人:“到底什么动静?”

他爹有些狐疑地看了他一眼,却也没开口问他为何如此不耐烦,还是回答:“边境镇上的陌生人变多了。”

“军队?”

“有些是江湖人士。”

还真是大费周章,蔺晨想,“虽然早就料到他们会有动静,可没想到这次居然直冲我们来。”

他爹又看他一眼,低下头一脸嫌弃地又喝一口茶,才道:“琅琊山地处两国交界,位置本就关键,这有什么可奇的?你该奇怪他们为何这次才打上我们主意。”

蔺晨一嗤:“这有甚好奇怪?琅琊阁虽处交界,但却险,攻下之后除了山下几个小镇也没甚好处,还得再过一关才能直入大梁腹地,因此向来不是什么必争之地。这两国接壤的地方绵延几百里,易攻之处不少,何必着眼一个中立的琅琊阁,来啃无味的鸡肋?——这还是你当初告诉我的,这都忘了?”

他爹嘴角噙上一抹笑,揶揄地看他:“死记硬背。”

蔺晨无奈:“我知道,大梁和大渝一战之后加重了边境的防卫,此时戍守边境的都是曾经跟着萧景琰出生入死的得力将领,……大渝自己元气未复,竟还能觉得我们是块好嚼的骨头,真不知大渝皇帝脑袋里头都装得什么东西。”

他爹更加嫌弃地看着他:“还不是你终日不知在哪贪玩,不在阁中,搞得底下人心惶惶……”

蔺晨手里给他爹又满上一碗茶,对他说的权当耳旁风。这老家伙又开始胡说八道,且不说琅琊阁运转一如往常、根本没人慌张,终日不知在何处游玩的又岂止他一个?他爹大概年轻时就这么被他爷爷数落老的,如今终于当了甩手掌柜,就可劲儿地找机会从他身上找补。

蔺晨等他爹数落爽快,看他因说得渴了终于又喝茶,才寻得机会岔开话题,“大渝兵力比大梁如何?”

他爹斜他一眼:“若有一战之力,早直接冲其他边境去了,何必还来打我们的主意?他们这次不过是赌大梁皇帝为了大局稳定宁愿牺牲山下几个城镇议和,等占去之后再从此徐徐图之。”

蔺晨撇嘴,“我看萧景琰未必会如他们所愿。”他嘴上虽这么说,话出口内心却毫无底气,他并不算了解萧景琰,只知他算得上是个勤劳的好皇帝,而这样的皇帝为何不会为了大局而议和?他刚才哪来的信心觉得萧景琰一定会出兵反击?他只好又补上一句,“反正我可不想被人当棋子使。”

他爹耸肩,“管事的是你,那使者也是你见的,你爱如何便如何。”

“你说得倒轻巧。反抗自是要反抗,山下镇中的百姓有不少才从战乱之处搬迁而来,安定日子还没过两年,再也经不起什么折腾。可若大渝全力攻山纵全阁之力亦无法抵抗,唯一的办法无非是与大梁合作。且不论梁国军队是否答应,若是答应,必有条件。琅琊阁从创阁之始到现在从不涉入政权纷争,只在江湖,到了我接手,难道要为此让这阁姓萧?”

“江左盟可还姓梅。”

“姓梅姓萧有什么区别?”蔺晨想起离开金陵前梅长苏说萧景琰常留他在宫里过夜的话来,心里依然有些气闷,“你若是都随我,按我意思,此事过后,不如遣散众人,散阁了事。”

他爹也不意外,“你若觉得这样好,那也无妨。”

父子两个又说了几句,那大渝使者过两天还要再来琅琊阁求他那问的答案,立场既定,有些应付的对策自然要安排。一壶茶终于差不多喝完,蔺晨起身正打算去给梅长苏去信,山道上却匆匆跑来一个小童,见到老少阁主只匆忙作了个揖,接着抬头便道:“阁主,有一小股大梁军正行到侗镇,再不过几个时辰就恐怕要到琅琊山了!”

蔺晨和他爹互看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惊讶。

大梁军也许会来,这是他们预料到的。只是来得如此迅速,显然是早就得了令开拔,如此雷厉风行,可见大梁皇帝得到消息的时间不比蔺晨晚多少。萧景琰果然不会议和,蔺晨有些欣慰地想,他竟然猜对了。

无论如何,既然已经决定此番要和大梁合作,琅琊阁都必须做好迎接的准备。

琅琊山路本就险奇,这几日雾气浓重,若不是有熟悉的人带路,恐怕能在山上转悠一整天都找不到出路。算来时间快到,蔺晨便领着几个小童在山下等着,很快就见到了策马奔来的大梁军。

刚见到军队他便有些惊讶,因为虽然马上一众望去体格强健,显然是精良之师,但人数却很少,左右不过百余人。

若是要派人询问琅琊阁的意思,那一个江左盟的人便可;若是要帮琅琊阁守住琅琊山,那想必也应知道大渝军队并不是区区一百人能应付得了的。

这大梁皇帝什么意思?

待到这一小支军队行近,蔺晨又吃一惊,领头的人他认识,正是列战英。他虽不怎么关心大梁政事,但列将军好歹是苏宅常客,他也见过几次,也知他是萧景琰心腹,平日里甚得萧景琰起重,并没有跟着其他靖王旧部戍边,而是留京负责宫防。

可他还没来得及思考萧景琰此番将列战英派来究竟是何意,军队已经行到了他们所在之处,列战英对他点点头一挥手,周围的人纷纷下马散开,从阵中行出一个人来。此人直行到蔺晨面前,下了马摘了盔,冲蔺晨抱拳,“梁渝争斗,琅琊阁受了牵连。还请阁主不必忧心,朕已亲带人马前来,势必叫大渝不敢再犯。”

这双沉稳坚毅的眼睛,这个疏朗有力的声音,不是萧景琰本人却又是谁?

一日不曾忘怀的心上之人许久未见,他本该高兴的,蔺晨却只觉得那双望向自己的清澈双眸噌地在他的心口燃了一把火,紧接着那火便化为滔天怒意,烧遍了他全身。

 

TBC


评论(29)

热度(2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