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世界狗带

狗狗狗,哦雷哦雷哦雷

【蔺靖】狗路难 (四)

第四章

皇帝今天似乎政务并不繁重。蔺晨如他昨日打算的,起了个大早偷看对方梳头,却没怎么看出那太监梳头的门道,光记得皇帝趁着梳头时躲懒那闭眼的模样。待萧景琰去上朝,他自己随便找了个清净地儿补了一觉,等他再度醒来,都快中午了。此时萧景琰已经在皇后宫里用午膳了,蔺晨再怎么行事放荡,跑去看帝后吃饭也实在不成体统,更何况他自己的五脏庙还需要他祭上一祭,他只好先回苏府去填饱肚子,又跟飞流闹了一会儿,到日头不那么毒时才悠然又溜进宫来。

萧景琰以往这个时候一般都还在御书房,可今天御书房门口根本没有他的仪仗。蔺晨只好辛苦地在宫里把他可能去的地方绕了一圈,才终于在皇后宫后头的花园里发现了他。

蔺晨落在屋檐上遥遥一望,皇后并不在,似乎只有萧景琰一个人坐在园中的石桌旁,那些太监宫女都离得远远地。看来今天这皇帝事儿真不多,不但吃饭时去看了皇后,现在还光明正大地躲清静来了,蔺晨觉得很有意思,他混进宫中看萧景琰这些时日以来,见得最多的就是这傻皇帝在批折子,其次是这傻皇帝吃饭,除了昨日见他泡脚以外,还真没见过什么别的新鲜事,今天可算让他逮着了。

他看看四周地形,悄无声息地直接潜到石桌旁边的一棵树上,隐去自己的气息,理理头发,再好整以暇地看起萧景琰来。这一看却令他有些吃惊, 原来萧景琰并不是一个人。他怀中还抱着一个胖娃娃,此时正在逗呢。他根本不抬头,看上去逗得十分专心,蔺晨怎么也只能看到他侧脸的一个轮廓,看了一会就觉得没意思,目光自然地就转到他怀中的那个娃儿身上。

那娃儿看起来倒很满足,不哭不闹,只睁着大眼睛看着逗他的人,把手指含在嘴里啃。萧景琰一边跟娃娃说话一边把他的手拿出来,那娃娃老实了一会,没一阵又把手指放进嘴里,萧景琰再拿出来。如此反复三四次,蔺晨看得忍俊不禁:这天家父子两个连执拗起来都一模一样,真不愧是萧景琰的儿子。

后来萧景琰搞烦了,索性把娃娃转了个身抱在怀里,捏着他的小手指摇晃。这下蔺晨把那娃娃看得更加清楚。他的眼睛很大,瞳仁漆黑,那眼睛滴溜溜地望着前方的样子实在像极了萧景琰。天家的娃娃喂得好,长得壮实,皮肤还很白,这么一团陷在金线装饰的柔软绸缎里,模样实在讨喜,对婴儿并不大感兴趣者如蔺晨,看着这小太子都不由得高兴起来,差点想要直接飞身下树,也学萧景琰那样逗上一逗。

可惜乳母没过多久就来把娃娃抱走了,蔺晨几乎要叹气,却发现萧景琰并没有走的意思,依然坐在石桌旁。蔺晨这才去细看桌上,发现桌上除了萧景琰例常吃的时令果蔬,竟然还放着一壶酒。想来刚刚太子娃娃在,萧景琰才没喝,这会他倒自在地自斟自饮起来,目光也不知望向何方。

蔺晨可才不管他望向何方。他一见宫里的酒,肚子里的馋虫不免蠢蠢欲动,想来自己遍行天下,哪里的酒没尝过,偏就没在宫里喝过酒。梅长苏去宫里赴宴时喊过他,他嫌弃那些繁文缛节,几次都不答应。本来,他对宫里的酒也算不上好奇,毕竟运进宫里来的那些酒,左不过是地方上最好的陈酿,蔺晨朋友众多,认识的酒馆老板更是不少,这些人但凡有好酒,送进宫里之前怎么自己也得私藏上几坛再挑个日子请上几个酒友谈天说地,蔺晨便是常来的酒客之一。他心里隐隐也知道宫里的酒可能还没他在地方上喝的时候好喝,毕竟深宫后院,怎么看都不是个饮酒的好地方。可是这天他也不知怎么了,他看萧景琰修长的手指捏着酒杯,目光茫然地望向前方,接着缓缓抬手张口饮尽、又再满上一杯,就是心底发痒,好奇得很,恨不能直接就着那手把酒抢过来好好品尝。

这还不止。蔺晨皱起眉头。这个场景他莫名地觉得有些熟悉,好像他之前就见过似的。萧景琰饮酒的动作太正常了,好像他本来就该如此,一直都是如此喝酒。他觉得奇怪,又想起昨天在书房里偷看萧景琰时自己寻乐子想过的,这皇帝喝醉倒在梅树下时的模样。他想到的地方都跟这地方很像,也是这么张石桌,桌旁一棵树,萧景琰在树下一个人喝酒,过了一会儿他就两颊绯红地在树下睡着了……

他不过随便一想,这场景却莫名令他觉得格外真实,可在今次来金陵之前他明明都没见过这皇帝几回,距离他最近的一次不过是喝多了跑到萧景琰寝宫里睡觉——

——可他那晚是在哪里喝的酒?又是怎么跑到皇帝寝宫的?

他居然一点也想不起来!

蔺晨拧起眉头。他的酒量自己清楚,并不是说他喝不醉,只是若是令他醉到迄今都想不起喝醉时所发生之事,那只能说明他喝醉的原因不简单。

他想得入神,一边换了个姿势,脚下一时没注意,蹬掉树上一片叶子。此时正刮着微风,树虽不落叶,但本来就有些响动,因此蔺晨尽管心下稍惊,但却觉得萧景琰不会因此就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毕竟萧景琰还望着不知道什么地方边喝边发呆呢,他想事情总归要比自己入神。

因此当萧景琰突然望向他所藏身的树上,并且轻轻开口叫了一句,“蔺阁主?”的时候,蔺晨的魂差点都吓掉了。

他藏在御书房偷看他看了快十天了, 一次都没被这傻皇帝发现。别人喝酒是糊涂,难不成他喝酒反而变得更精明?发现自己在树上也就罢了,他怎么知道是自己的?

惊讶归惊讶,反正都被发现了,何况萧景琰脾气好像挺好的,蔺晨一思量,索性直接现了身,跃下树来,在萧景琰对面落了座。

远处那些宫女太监窸窣一片,奇的是居然没人动,连个跑去找侍卫的都没有。萧景琰看也没看,只往后挥挥手,那群人就又安静了,垂头不动。

萧景琰只看他落座,嘴角勾出一个笑来,淡淡地说:“果然是你。”

蔺晨在这之前觉得萧景琰当这个皇帝全靠梅长苏,可这些天来看他动作神态,无一不在细节处流露出威仪,心里其实也暗暗有些服气,觉得这皇帝还有些斤两。萧景琰的语气很自然熟稔,好像他一贯就知道蔺晨喜欢躲在树上偷看人似的,虽然在此之前蔺晨几乎没干过这样的事。但这大概说明他并没有生气,蔺晨把扇子一抽,只点着桌上那壶酒:“我来此地乘凉,却撞见陛下一人在此享受。草民粗人一个,没见识过天家的酒,不知今次有没有机会得以见识一番?”

萧景琰看着他笑笑,正要转头吩咐太监再拿一个杯子来,蔺晨却觉得等不及,直接抢过桌上那杯萧景琰刚刚斟满的酒,一饮而尽。

萧景琰被他这举动惊得眼睛都瞪大了,蔺晨却不以为意。他方才举止太过毛躁,还没尝尽这酒味就全下了肚,只觉酒味香醇,却莫名觉得这是他半年多来喝到的最好喝的酒。只可惜他做得在萧景琰看来估计太过僭越,他只敢赌萧景琰连他睡龙床都不介意对此事估计也不会怪罪,却也不敢再得寸进尺,再开口向他讨酒。

讨酒这事换梅长苏去就行了。

萧景琰果然没怪罪他。他在短暂的愣神之后反而挑起了眉毛望着蔺晨,可他刚要开口说什么,大抵正看到老太监从远处跑来,便作罢了。

老太监附耳对萧景琰说了几句,又递上一册折子。萧景琰打开折子匆匆一看,眉头就皱起来。他又恢复了他一贯的不苟言笑的表情,站起身来,对蔺晨说了句失陪,便走了。那群宫女太监紧紧地跟在他身后,一下子这园子里就剩蔺晨一个,还有桌上的酒和瓜果。

蔺晨又倒出一杯酒来,喝到一半便没了兴致,也站起来,直往苏宅行去。

TBC


评论(16)

热度(2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