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世界狗带

狗狗狗,哦雷哦雷哦雷

【蔺靖】狗路难 (二)

ABO背景,但提及较少

作者没文化,拍砖请温柔

----------------------------------------------------------------------

第二章

出了城,再走上一段路,便是一个树林。这天临近正午,树林边上晃晃悠悠地驶过来一辆牛车。驾车人背对着牛坐在车尾,带着个斗笠看不清脸,头发在身后扎成一束,牛车走得摇晃,此人手撑着下巴纹丝不动,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蔺晨完全不在乎这老牛要把他拉去哪里。他在这城里待了半个多月,城里有名的美人们都被他看遍了,他便觉得无聊起来。在金陵给聂锋清除了毒素之后他耐不住皇城的种种规矩便四处周游,如今已经过了大半年,南方有名没名的地方几乎都被他玩了个遍,各色风韵的佳人也见了不少,出了此城以后再想不出什么还未涉足的去处,便索性放任这牛带他走,也许还能撞入个世外桃源。他这些日子来所见女子,虽然有些姿容风度都极佳,堪入美人榜,可他却不知为什么一直提不大起兴致。看美人原本对他来说是件赏心悦目的乐事,这大半年来却渐渐变得如完成任务般乏味。并不是说他于其中完全得不到任何乐趣,只是这曾经的乐趣似乎少了许多,他在听曲喝酒的时候心情自然是愉悦的,只是这愉悦底下却再没有此前的悠然自得,好像总有什么事情沉沉坠在他脑后,让他无法全然安宁。

天气是真热,这牛还没走多远,蔺晨随身带着的酒囊里的酒已经去了大半。他连扇子都懒得扇,脑子里却在沉思,左右这牛走得慢,是不是该再使轻功奔回城里再打上一袋来,以他的脚程,再赶上这蠢牛自是不成问题。

可惜日头实在太大了。蔺晨把自己的斗笠往下又压了压,莫名其妙地开始想,不知道金陵是不是也一样热,不过皇宫里大概早就备足了冰块湃好了瓜果……他有一搭没一搭地往下想着,一面想着皇宫里的冰块,一面考虑着自己的酒囊,一面还隐隐想回味着昨晚送别时城里的小玉姑娘给他弹的那曲儿。

那老牛倒老老实实地往前走,他的车吱吱嘎嘎地驶进了树林,树荫挡了点暑气,反倒让蔺晨变本加厉地盘算起他的酒来——中午在这林中随便找些野果就行,反正这天热得他也没多少食欲,可这城中独酿的解暑的杨梅酒却少不得——至少现在,他还不想这么快就没这酒喝。蔺晨任那牛又走了一段,抬起眼来打量了一下周围。这树林并不十分茂密,牛走得又挺笔直,他应该找得回来。

他正这么想着,正起身,却偏偏听到了哭声。那哭声不大,断断续续的,按他的耳力至少离他有一段距离,想来大概是在树林深处。蔺晨却是最见不得女子哭的,更何况听着声音还像是个佳人。大正午的也不该是什么孤魂野鬼——更何况,有时他兴头上来了连孤魂野鬼都愿意怜上一怜——仔细听了听,抬脚便往那哭声传来的方向行去。

他很快就找到那哭声的来源,可却并不是只有那女子一个人。他前方不远的树下正坐着一个年轻后生,那姑娘就靠在他旁边嘤嘤哭泣,后生看上去相当无奈,时不时张口想劝上几句,却每每被姑娘恰到好处的瞪视也噎了回去。两人都是下人衣着,身上却完整没有什么补丁。

有趣,有趣。

蔺晨从不介意佳人是不是他的,只是这么有脾气却又没主意的佳人他也有段时间没碰到,见到了总忍不住想要逗上一逗。这两人的身份倒是一点儿都不难猜。昨晚他的临别酒喝到一半,街上很是乱了一番,说是城里一个千金跟着她家交恶的一个公子跑了,家丁在城里四处乱寻。

结果居然也没跑多远。蔺晨摇摇手里的扇子,这两家人是真的忘了往这树林里寻上一寻,还是想不到他们会跑到这种地方来?

那公子拿手搂着姑娘肩膀,下身却不怎么挪动,大概是扭了脚或是伤了哪里,没法走路,因此才让他的相好如此着急。

这位千金嘛……他倒很是端详了一番,轮相貌比不上许多他见过的美人,但单单是刚刚在泪眼迷蒙中抬起头来那一瞪,却分外迷人,神采飞扬,莫名令他有些动容,有些似曾相识。

本来不帮他们也无所谓的,进城去打酒时随便漏个风声就成了,昨晚看他家人模样也不像要真的如何,不过蔺晨想想还是现了身,也不顾两人惊讶,直接上去捏住那后生脚踝,探看一番,两手一动,那错位的脚腕便被接上了。

他拍拍手站起来,那两人又过了一会儿才晃过神来,朝他跪地拜谢。这场面蔺晨见得多了,正一边挥手表示不以为意一边想着怎么调侃这两人,却没想到那千金小姐讲出的话却不同寻常,直教蔺晨愣了一下:“多谢公子成全,公子今日如此,与所爱之人必也能顺顺利利,和和美美。”

所爱之人?

他摆摆扇子:“我可没有什么所爱……”

话说一半,心底却有一股奇怪的感觉升腾而上,攫住了他的心。

蔺晨四处游玩,必要时讲谎话都毫不犹豫,可他此刻说的明明是再真不过的大实话,却莫名觉得心底发虚,好像若把这话讲完,就是干了件大错事似的。他这边话说一半,那边的两个小情侣却似乎当成了他有所爱却求不得,甜蜜地相视一笑后,那姑娘继续说:“公子行善积福,定会终得圆满。”

这两人的对视甜蜜蔺晨不知此前在别的爱侣身上见过多少回,此刻却莫名觉得刺眼起来。他再没细听那姑娘说什么,也没再看他们,只收了扇子又去找他那牛车。

那老牛果然还在林子口不远处慢腾腾地挪着。蔺晨一屁股在牛车上坐下,看着这牲口不停甩动的尾巴。他再没去想他的杨梅酒,也再没去想小玉那曲子,却在想金陵宫中那些冰块和瓜果,想着想着,脑海中一个人的脸和红红的眼睛渐渐浮现出来,挥之不去。

长苏这家伙,想做的事情谁也劝不动。原本说好了等一切都结束就跟他一起去四处云游,偏要留在那倒霉皇帝身边继续辅佐。

眼见过了大半年,我要是带着一堆东西回去,他虽不会后悔,但至少也能眼馋得不得了。

蔺晨想着,又抬起头望望天。

这么热的天气,若说避暑的好地方,金陵皇宫倒说不定是个好去处。

 

*

梅长苏说起消息的时候,萧景琰刚跟他捋清西北防旱的一应事务。在萧景琰看来,他讲得有些过于稀松平常,就跟他每每提飞流这孩子又馋什么糕点了一样。但他一定是权衡良久,才特意挑了这个时机。小殊是知道这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有时候甚至表现得比他还为此事所扰。他所能做的,大概就是让自己的这位发小尽量少为自己担心,毕竟他需要操心的事情已经够多。

可他太不会掩盖,极尽所能也只能给出一个岿然不动的姿态,继续倒着茶。

梅长苏看了他一会儿,又接着解释:“他现在离金陵也就五天左右的路程,才给我来的消息,让我给他腾个住处。不过你也是知道他的,总没个定性,五天的脚程走上十天半个月也是有可能的。”他垂下眼看萧景琰倒茶的手,稳得很,“兴许路上见到了什么吸引他的事,不回金陵了也有可能。”

“嗯。”

萧景琰放下茶壶,低低地应了一声。

他看梅长苏微蹙的眉头,嘴角扯出一个笑来:“小殊,你就算不信我,也该相信他的药。”

*

梅长苏回去之后,萧景琰呆呆地在桌前又坐了一会。

他们议事的书房朝西,此刻日头将落未落,在地板上划出点点光斑。他出神地瞧那移动的光点一会,心里却止不住地狂跳起来。

都大半年了。再过一阵子太子都能走路了。不知道他变了没有。

萧景琰闭上眼睛,那人的样貌他依然记得清清楚楚,尤其是他们最后分别的晚上,他一面那样昭然地向自己宣誓着他的存在,一面温柔地给他擦去额上的汗珠,他一刻都没敢闭上眼,他看着他眼底的痛苦和绝望,也看他眼里睁着眼睛的自己。

不过,万幸的是,这些蔺晨都忘记了。

 

TBC


评论(19)

热度(2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