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世界狗带

狗狗狗,哦雷哦雷哦雷

【蔺靖】狗路难 (一)

ABO 背景,但提及应该比较少

作者没文化,有bug请温柔地提出,不要打脸

唉为什么我打脸了 还有这个等我玩回来再继续,应该要一星期

Every Dog Has Its Lemon


第一章

蔺晨醒来的时候,直觉有什么地方不大对劲。他瞪着头顶的龙纹雕饰愣了几秒,对自己身在何方刚刚有了一个模糊的猜测,转头就看到梅长苏高深莫测的笑脸。梅长苏其人,令蔺晨喜欢的地方在于他的任何表情仿佛都隔着层纱,总要教人去猜;令蔺晨讨厌的,也恰恰是这一点。他捂着脑袋爬起来:“我……”

梅长苏开口就是数落:“你也真是太没规矩,这偌大的皇宫跑到哪里不好,怎么偏生跑到陛下的宫里睡着了呢?还好景琰不怪罪。”

蔺晨顺着他的视线,才看到另一边坐着的萧景琰。他已经换上了朝服,低垂着眼睛,并不朝他们看,只是在梅长苏话音落下之时沉沉说了句“小殊,不碍事。”他声音沙哑得让蔺晨心惊,他虽没听这皇帝说过几回话,但好歹也知道这人平时声音疏朗,沉而有力,如今却像一把被拉坏的弓,连他难得欣赏的那点勃勃生机都没了。

可他心思向来多,一半想着这个另一半还在腹诽“小殊”这个称呼,胸腔里心思百转面上却分毫不显,反倒是状似谦卑地冲萧景琰行了个礼:“草民鲁莽,一时醉酒不查,还望陛下莫怪。”

萧景琰却没有回答——也不知是真在生气却碍于梅长苏的面子不便发作,还是脑袋开了窍看出他的敷衍不屑应付——只抬起眼睛看他一眼,又站起来对梅长苏说:“蔺先生醒了就好。”

他说完也并不解释,只点头应了梅长苏的礼,直招人就出了殿,步履匆匆。蔺晨这才想起来看看天色,已经不早了,难怪他要急。

他站起来活动筋骨,一边装作不经意地问:“长苏啊,我没哪里招惹到你们陛下吧?难道我占了他的床,他就一夜没睡?那眼睛怎么红成这样?”

梅长苏摇摇头:“景琰这段时间本来就忙,睡得也少。皇帝要是因为被你占了床就没地儿睡,岂不笑话。”

他打量蔺晨一会,又接着开口,丝毫不给蔺晨见缝插针耍嘴皮子的机会:“难得你还好心能想起我们陛下,你昨晚喝醉酒跑来皇帝寝宫的时候怎么就不见你担忧?景琰真是脾气好——”

“行了行了,知道他脾气好,”蔺晨听他夸起此人就不耐烦,“我是借了苏相的光,睡在龙床上都没人怪罪,此事传出去说不定还是段佳话——你们俩的,与我无关。”

梅长苏拿他没办法:“快走吧,蔺大阁主,聂锋今天还在府上恭候您的大驾呢。”

*

萧景琰下了朝,却没去书房,反而径直回了寝宫。这着实把底下人吓了一大跳,一群正在外殿打扫的小宫女,平日里没什么机会面圣的,吓得一时间礼都不知道怎么行。萧景琰没顾上搭理她们,只往寝室去,太监正指挥人换被褥呢,看见他也愣了,还好经验老道,拉扯了那背对着萧景琰正叠着被子的小太监一起跪下来。萧景琰却无心再跟这些人多费唇舌,只说:“都下去吧,这些先不用换了。朕要休息一会。”

今天早朝结束得早,但他辰时五刻跟几个大臣在书房有要务商议,这是不能误的,高湛知道分寸,自会来叫他。

人都静悄悄地退出去了,腿再抖的此刻也知道不能慢,皇帝下了命令的,而且他看上去不大高兴。偌大的寝殿里转眼又只剩下萧景琰一个人,不,其实也不止他一个人。

至少那人的味道还在。

萧景琰慢慢地在床沿坐下来,忍不住叹了口气。

他很少叹气,可前一夜情感交杂,内积于心,如今终于算是完了,他虽不后悔,但眼见这床终于空了,到底还是抑不住自己这声叹息。

就姑且让他任性这么一回吧。

他脱了鞋袜,褪了外裳,躺在床上,在那衾被中残留的一点余温里,慢慢地进入了梦乡。


TBC

评论(62)

热度(3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