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世界狗带

狗狗狗,哦雷哦雷哦雷

【蔺靖现代AU】【ABO】狗有翻身日番外(4)(上)

生娃太长了,作者还没做好心理准备,慢慢写


1


这天早上,萧景琰是被手机铃声惊醒的。他皱起眉头拿过手机,脑袋竟还是昏昏沉沉的,一时间分不清今夕何夕。电话是警队的一个同事打过来的,问他怎么没来上班。他这才看了眼时间,吃惊地发现已经上午十点了。他赶紧坐起来,却发现身上使不上力气,四肢都有些发软。这很不对劲。他拧着眉思考这是什么情况,电话里的同事也没介意他的沉默,只跟他说“案子结了,领导说你辛苦了,也该放你一天假,后面的收尾工作我来就行”诸如此类。萧景琰答应了一声,那边也挂了,想来这案子的卷宗整理也不是个轻松活儿。


他在床上继续坐了一会儿,才缓过神来,想起昨晚的事。案子破了,他难得一个月多月来第一次按时回家,等到了家才发现对他来讲这按时还不如加班——家里只有他一个,在家的时间多了,只会让他对蔺晨的思念成倍数增长而已。之前他趁着出差交接上个案子假公济私地去看了蔺晨一回,回来后就立刻又投进现在这个案子,忙得脚不沾地,晚饭几乎都是在队里吃的,满脑子都是案情,根本没什么时间去想蔺晨。这下终于忙完了,他在头一个晚上就想人想得翻江倒海,心理上的难受和生理上的疲惫交加在一起,让他根本没心思好好做饭犒劳自己,去煮面的时候偏又想起蔺晨在家的时候经常晚上这么做碗面给他吃,又开始惦记起蔺晨的面来,简直无休无止。他也不知道该冲谁发脾气,只能虐自己,只草草地在面里加了点蘑菇青菜,再打个蛋了事。


吃了饭他觉得胃里堵得慌,坐在客厅打算看电视,结果又不习惯起来。他一贯坐姿挺拔,这几年却被蔺晨灌输了“休闲就要有休闲的样儿”的思想,想要放松地靠在沙发上,却觉得少了什么,所处的空间里少了一个人,怎么靠都不舒服。想要像以前那样端正地坐着,却又觉得别扭,还觉得对不起蔺晨说服他放松下来看电视的所费的那些唇舌。啊,蔺晨,又是蔺晨,萧景琰对满脑子想着蔺晨的自己感到非常嫌弃。明明几年前在遇到他之前自己早过惯了一个人的日子,这人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在不知不觉间惯得自己连这么一点孤单都忍不得?


他越想越烦躁,却不想就此妥协,依然试图强迫自己看电视。而他的思绪却控制不住地到处乱飘,感官变得敏感,四处寻找着冲破这种郁闷之情的方法。戛然停止的洗衣机的轰鸣提醒了他。他上次去蔺晨学校的时候穿着件制服长袖,回来之后家里天气还热,就再没怎么穿,扔在一旁被遗忘了, 直到今天他早回家,才翻出来跟这一个星期的衣服一并洗了。


反正他是一个人在家。萧景琰破罐破摔,冲到洗衣机那儿,翻翻找找,直把那件半湿不干的长袖找了出来。他贪婪地嗅嗅,上面的确还留着一点Alpha的味道,跟他自己的味道混在一起,若隐若现地撩动着他的心跳。他这下倒彻底放开了,胆子大起来,凭着自己一个人在家, 决定怎么能让自己舒服一点就怎么做,带着衣服回到客厅,索性又开了一瓶红酒,坐在沙发上一手抓着衣服一手拿着酒杯,醉眼朦胧地看着电视。酒成功地消除了许多他的不适感,他不知不觉间睡了过去,直到午夜时分被窗口灌进来的冷风冻醒,放下衣服和酒回了卧室。


大概是感冒了。萧景琰揉揉太阳穴起了床。那件衬衫还在客厅的茶几上,一夜过去那上面残留的味道被夜风吹得一丝不剩,他看也没看地从旁边经过。本来对于这样的感冒他向来是不当回事的,喝点水撑一撑也就完了,可自从上次住了院之后,他妈妈和蔺晨就跟商量好了似的,两个人轮番地在他面前耳提面命,让他注意身体。他妈妈说的那些不过是老生常谈,他还能应付,但是蔺晨简直是变着法子冲他撒娇,有事没事就分享他之前几次有多么提心吊胆,他作为一个不懂事的大人是多么令后辈担忧,搞得萧景琰连摆出监护人架子都没处摆。他吃了点东西,觉得还是乖乖地去医院看一看,毕竟自己很少毫无知觉地睡到这么迟,如果只是感冒那还好,只是他现在已被标记,Alpha又不长期在身边,如果有什么信息素的问题还是趁早发现趁早解决。


*


蔺晨上午的最后一节课撞上老班的课,课讲完了,老班却趁机把他们留下来提前说了点下学期实习分配的事儿。他们医学院所在的城市是个一线城市,实习岗位竞争都相当激烈,因此学校鼓励学生尽量回自己家乡实习。不说那些打算本科毕业直接工作的都想留在本市,就是考研党,大城市综合医院的实习经历也比自己家乡医院的经历要有优势。因此班主任这么一说,底下都开始纷纷议论起来,问大城市名额的有之,问具体分配规则的有之,问能不能不服从分配自己找的有之。蔺晨自己倒是无所谓。如果按照成绩来决定名额,那他留在这里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而且更何况他并不是非留不可:他已经决定了要考研,绩点又比一般人高,是否在大医院实习对他的考研结果影响不大。实际上,他心里正在想着要不要干脆拒绝学校的分配,直接申请家里医院的实习,这样虽然麻烦些,但能保证可以回去跟萧景琰过上一年。


这时候他的手机震了一下。


蔺晨顺手打开了消息,看了一眼内容,又看了一眼发信人,然后又看了一遍内容。


那内容很短,萧景琰其人,不擅长说谎,又长期从事追查真相的工作,因此表达一贯实事求是,言简意赅。


……


吵吵嚷嚷的教室上空,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老师,服从学校调配的话,能保证分回家里吗?”


众人循声一看,居然是能留在本市实习的学神。他站着,脸都涨红了, 一手紧紧攥着手机,用充满希冀的眼神望着老师。





评论(13)

热度(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