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世界狗带

狗狗狗,哦雷哦雷哦雷

【蔺靖现代AU】【年下】【ABO】狗有翻身日 番外3

准备新狗血啦!有什么想看的可以点梗!


3.


这个点图书馆已经没有多少人了,蔺晨有些泄气地推开摆在眼前的大部头,整个人垮下来趴在桌子上。手机就在他前方不远处,他看了一会儿,还是没有忍住,伸手捞过手机再次按开。萧景琰再次出现在他面前,他穿着警察制服,里面的衬衫扣子扣到了最上面一颗,正目光灼灼地望着镜头。


“唉……”


这已经是他今天不知道多少次看手机了。虽然半期考不远,他们课业又格外繁重,但国庆假期其实刚过,他没有必要逼迫自己待在图书馆。只是他这几天心烦意乱得慌,做什么事都不在状态,对各种活动都提不起兴趣,索性来图书馆躲清静静——他知道自己怎么回事,他就是想萧景琰了。


蔺晨大学考上了国内数一数二的医学院,并不在他长大的城市。之前几年但凡放假,只要没什么事,他都会回去跟萧景琰好好厮磨上一段时间——长假也好,短假也罢,只要是见到了他,就能感觉都课业上受虐的身心都得到了安慰,好像一节电量快耗完的电池又重新被冲了满格。可偏偏今年他们要开始实习了,蔺晨不但暑假没有回去,连刚刚过去的十一也因为要做课题报告而没抽出空来回家。萧景琰似乎也很忙,有时候两三天才能逮到他视频一次,这几天还天天加班,更别提让他来看自己了。


这不,白天的时候萧景琰刚给他发了个信息,说他今晚可能又要加班,应该不能视频了。


不知道萧景琰现在饭吃了没有,工作完成得如何。这么久没有见到他,信息素水平还稳定不稳定。


蔺晨愣愣地看着手机锁屏上的萧景琰一会——以往他每次看到这张照片都有想要把这身制服扒掉的欲望,可这次竟被磨得只剩下强烈地想要见到人的冲动——好像抱一抱他,再亲上一亲,问问他想不想自己。


图书馆他也是坐不下去了,蔺晨干脆站起来收了书本,打算回寝室叫上兄弟打上一把游戏来麻痹自己。他其实游戏并不上瘾,课业日渐繁重以后更是连号都没怎么养,此时无奈之下想着再去打来发泄,也不知道别人还跟不跟他玩儿。


蔺晨抱着书慢吞吞地往宿舍走,天已经黑了,从图书馆到他宿舍的那条路上虽然有三三两两的人经过,但他看看漆黑的夜空和昏黄的路灯,依然生出一股凄凉之感,觉得自己孤独得下一秒就能吟出首词来,登幽州台歌那种。


他心里郁闷,步伐愈发缓慢,等到终于挪到宿舍楼下,感觉自己已经气力尽失,连爬楼梯的动力都没有了。他满脑子都是萧景琰,萧景琰的笑萧景琰的怒萧景琰的眼睛萧景琰的嘴唇,萧景琰萧景琰萧景琰,这个人把他的大脑和内心全部都占满了,他心里下一秒就要被这种又甜蜜又酸楚的感觉给撑裂,然后他就要倒地而亡了。


蔺晨呆站了一会,又闭上眼睛在脑里回想了一遍萧景琰上一次在他身下喘息的画面,才终于压下一点焦躁之心,说服自己好好继续生活。可当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却猛地吓了一大跳。


萧景琰就站在离他不过十几步远的地方,还穿着一身警服,正望着他。


他的手机锁屏成真了?不会吧,他也就是今晚没怎么吃饱,又抱着厚厚的书走了一段路而已,这就能产生幻觉了?


蔺晨站在原地眨眼睛,可他对面的那个萧景琰已经偏过脸去又不大好意思地转过来,叫了他一声,低低地:“蔺晨……”


如果这是个幻觉,那也应该是个很真的幻觉!蔺晨三步并作两步跑过去,凑到萧景琰面前,又看了一会儿,才终于把手里的书往地上一扔,直接把人抱了个满怀。


那梅花香气已经丝丝缕缕地裹住了他。


蔺晨抱一会儿,还怕是假的,直嚷嚷:“再等一会消失,让我再好好享受一下……”他怀里的萧景琰动了动,蔺晨胆颤心惊地把人放开,就看到萧景琰看着他的眼睛,又扭过他的脸,直接亲上了自己。


啊,这个萧景琰好像是真的。连亲起来的感觉都还是一模一样,永远比他想象中的还要美妙上一点。


他们在宿舍楼下亲得难舍难分,直到楼道里传来脚步声才如梦初醒。蔺晨弯腰捡书,一边捡一边盯着萧景琰被裤腿遮住的脚踝,一边脑子里飞速地转,想着接下来去哪里好。他宿舍这时候肯定有人,就算没有人,也不知道那群人会在什么时候回来。这个点已经快到门禁了,但萧景琰是他的监护人,应该可以签个条子领他出去………


他拿好书,站起来又看一眼萧景琰,忍不住要去刮他鼻子。萧景琰皱着眉头往后一躲,又听蔺晨喃喃:“你是真的吧……”,搞得他好气又好笑地拍了对方脑袋一下,“出公差,案子刚交接完。”


怪不得这几天你都说忙。蔺晨想一想,说:“你等会带我出去吗?我得先回宿舍放书。”


萧景琰点点头。他刚刚完成一个跨省追捕的案头交接,跟他一起过来的同事想着自己老婆今晚就直接回去了,他们一起住的二人间还正好空出一个位子。本来晚回去一两天局里也是允许的,他就索性请了几天休假,想着把蔺晨接出来住几天,陪陪他再走。


反正,他也很想蔺晨。


他点完头就等着蔺晨上去放书,结果人却没有走,一手抱着书,一手还拉着他的手不放。萧景琰疑惑地看他一眼,蔺晨正期待地看着他。


他说:“我就站在这等你。”


蔺晨还是没松手,还是看着他。


萧景琰只好说:“我跟你一起上去,但你得松开手。”


蔺晨开开心心地松开手,然后让萧景琰走在前面,两个人磨磨蹭蹭地上了楼。蔺晨宿舍里刚好没人,他胆子又大起来,拽住萧景琰的手,直接把书往自己的书桌上一扔,就转过头去跟萧景琰说:“走吧!”


萧景琰甩开他的手,默默打开他的衣柜帮他把换洗的衣服拿出来。


*


两人下楼的时候没开灯,手牵手摸下了楼,到了楼下被夜风一吹,看着眼前的大学校园,萧景琰忽然又有些犹豫,没那么想立刻带着蔺晨回酒店了。恰好这个时候蔺晨也心有灵犀地凑过来:“你要不要逛逛我们学校再走?一会门口的烤串摊儿就出来了!”


好好好,吃吃吃。


蔺晨也是突然冒出的主意。他还沉浸在萧景琰不打招呼就跑过来看他的巨大喜悦之中,总想着把这种突如其来的幸福感再延续得长一点,倒没有那么迫切地渴望滚床单。而且萧景琰离开校园生活已久,说不定对大学校园也有些怀念。更何况他平日里被各种情侣各种闪瞎眼,而今终于有个机会能带着自己的Omega好好地压马路,行一行那些人口中的幽会之事。


蔺晨要手拉手,萧景琰挣脱不过也就随他去,任凭着对方把自己往人多的地方带,给他指哪里是教学楼哪里是体育馆,忍不住微笑起来。大学校园里的气息永远是充满活力和希望的,总带着一股年轻人过剩的荷尔蒙。他想起自己早几年前在警校里和一群同学上房揭瓦的日子,似乎和眼前所见有些相似,但却又有许多不同。这是蔺晨的世界,是蔺晨和他的朋友嬉笑走过的地方,是蔺晨坐着听过课的地方,这些事情他自己并不曾亲身参与,却好像能立刻想象出蔺晨平常生活的样子。他一边听蔺晨叽叽呱呱地说着各种事情,一边想象着,只觉得新奇有趣,握着蔺晨的手不由得也攥紧了几分。


蔺晨看他这样子,怎么也忍不住,寻了个空隙,把人拉到一边,又开始亲个没完没了。等到他们终于放开对方,蔺晨往四周一看,狡黠地眨眨眼睛:“我申请重温一下旧梦。”


萧景琰还没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什么意思,已经被蔺晨拽着直接往一栋楼里走去。蔺晨熟门熟路,很快把他拉进了一扇门,又摸索着打开了灯。


原来是一间阶梯教室。


记忆里有什么东西窜了一下,蔺晨已经半搂半抱地把他带到了讲台前。


“警察哥哥,你再来给我们讲讲课呗。”


萧景琰这才有些迟钝地意识到是怎么回事。他呆呆地站在讲台前,想了半天才说:“我以为……”


蔺晨在第一排大喇喇地坐下来,很是端详他一番:“啊~简直跟那天一模一样,你一点都没有变。”


这人尽会嘴甜。那时候他才刚进入警局不久,才会揽下这样的差事,如今他也算跟过好几个案子,怎么也不可能像当初那么初生牛犊了。


但要玩儿这个,谁怕谁呢。


萧景琰笑一下,打开了话筒,让声音传出来,浸遍整个教室:“蔺同学想听什么?”


蔺晨本来只是想开个玩笑,就此作罢,可萧景琰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他却立时就有了答案。他们重新在一起以后他常常想这个问题,却又认为提起来十分没必要,只一直埋在心里。这现下的气氛实在太舒服太自然,站在讲台前对着他微笑的萧景琰让他恍惚觉得此刻说出来也没有关系。他脸上还保持着笑容,心里已经在狂跳,问得无比小心翼翼:“……和忘记了你的恋人一起生活……是什么体验?”


萧景琰显然没有料到他会问这个问题,甫一听到就眨了眨眼睛,脸上的笑容也就消失了。蔺晨反悔的话几乎就要出口,可那边的萧景琰却直直地看着他,凑近话筒开了口。


“不好过。”


唉,他怎么忘了,他的景琰向来不曾逃避。


但这三个字当然不会是萧景琰的全部答案。他一直是个行动大于口头的人,甚少说起过自己的心里,但这并不代表他对自己内心的想法一片混沌。相反,他通常比一般人更早地听清自己心内的声音。


蔺晨恢复记忆以后,再重新去看高二那一年他和萧景琰的相处,才发现他对自己的关切和在意早渗透进了每一个细节,这才惊觉他所受的应该是怎样的煎熬,也懊悔自己的粗心大意。如果萧景琰真的就此放弃了他……他想一想就觉得后怕。


萧景琰看他一眼,脸有点红,眼珠移开又转回来,居然继续结结巴巴地往下说:“我、我以前以为,是他缠着我。而且是小孩子脾性,长大了就会忘了这事。可是……”他咬咬牙,“可他真的忘了,我……我却很想他。”


蔺晨看着他的样子,只想冲上去直接抱住他。


萧景琰还在继续说:“我知道我不能让他想起来,却又……希望他能想起来,”他实在没法再看着蔺晨,垂下眼睛深呼一口气,“有一天,我实在想他,就破天荒提前下班回家……唔。”


他的话音淹没在蔺晨的吻里。


拉灯


*


萧景琰终于躺上床的时候已经困得眼皮都睁不开,立马就要睡过去。蔺晨扯过他把他整个搂在怀里,一下一下摸着恋人的头发,突然又问:“是喜欢现在的我,还是以前的那一个?”


萧景琰嘟囔了一声:“现在的。”


他费尽力气睁开眼睛看着蔺晨,想想觉得要说的话十分羞耻,又把脸转过去埋在被子里,“……能和我在一起。”





评论(20)

热度(2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