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世界狗带

狗狗狗,哦雷哦雷哦雷

【蔺靖现代AU】【年下】【ABO】Every Dog Has Its Day(7)(END)

7.

医院的电梯卡在三楼,他在电梯厅徘徊了一圈,索性推开边门直接爬楼梯。八楼的距离其实并不短,可等他回过神来自己已经站在走廊上气喘吁吁了。这里一整层都是Omega病区,他站定了才感受到四面八方传来的微弱的信息素。这信息素的浓度并不强烈,毕竟医院自有控制激素不稳定的Omega的一套手段,但混杂在一起还是令他感到难受。可蔺晨并没有多少工夫想这些。他转过一道弯,正打算去找房间号,就被铺面而来的雪后寒梅的味道钉在了原地。

他知道那是谁的信息素。

这信息素和其他那些丝丝缕缕飘荡在走廊里的都不同,格外浓烈,本身明明是带着冷意的信息素,却偏偏给人一种炙热得在不停地翻滚的感觉,仿佛是无数个火球,在下一秒就要沸腾,在空气中爆裂而开。蔺晨被这信息素勾得恍惚,接下来就看到医生护士推着一张床匆匆地朝他的方向过来。

给他一百个脑子,在他出去旅游之时,他也不会想到再次见到萧景琰会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呆呆地望着床上那张离他越来越近的脸,那双令他魂牵梦萦如何也忘不掉的眼睛此刻紧紧闭着,连一贯调皮的睫毛都失了生气。他的脸色很苍白,额头和那次发烧一样冒着汗,但看上去却无知无觉。那张床被推着从他面前经过,蔺晨的脚却完全软了,他知道自己应该追上去,他想要追上去,他想要追上去趴在床边握着那个人的手,拍拍他的脸,替他拂开黏在额前的碎发,甚至亲亲他的眼皮,唤他醒来,可是他压根动不了。他眼睁睁地看着这个人从他面前被推过去,向他靠近却又飞速地离开了他,然后被推进了他身后的一间房间。

蔺晨觉得心乱得都不是自己的了。他在原地站了不知道多久,直到那信息素的味道完全地在空气中消失,走廊里的风灌过来吹走他后背的冷汗,才慢吞吞地朝萧景琰被推进去的那间房间挪动。

信息素隔离室。

这一层楼有很多间这样的隔离室,专门为了临时稳定激素失调信息素的Omega患者。萧景琰的情况应该不算非常严重,他表面上看上去并没有受多大的伤,刚才在电话里的女声说的也是他正在病房里养伤,所以这应该算是一次突发的信息素失控,只要医院处理好了应该就没有大问题。蔺晨坐在隔离室门口的椅子上双眼涣散地望着地板,试图这样说服自己。

隔离室的材料很好,他现在一点萧景琰的信息素都感知不到了,也因此感到了更加巨大的恐慌。他什么也不知道。萧景琰要告诉他自己要出任务,他没有接到电话,甚至还关了机。刚刚仓促的那一瞥根本不足以让他判定萧景琰到底有没有受过外伤,信息素紊乱到了何种程度,现在在隔离室里的情况是否凶险。他根本不知道,他什么也不知道。他一度以为他已经看透了萧景琰,看清他其实喜欢自己,可最后却发现自己对他毫无了解,还把唯一一次萧景琰主动和他沟通的机会掐死了。

我是多傻,多幼稚啊。

他的心从那深渊之中被生生提了了上来,却没有见到一丝光明,只是被悬在半空,被放在火上,无论如何呼喊都找不到出路。蔺晨茫然无助极了,他的理智叫嚣着让他冷静,可他的情绪一刻也无法平静。萧景琰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他什么时候才能从背后这间房间出来,他还能不能和他说上话,好好地告诉他自己喜欢他……

他从来没有……

不,他有过。

记忆里一片格外幽暗的区域莫名地发起光来,蔺晨被突如其来的陌生感受击中了,控制不住地在座椅上发起抖来。

他有过,他确确实实有过。

而且那就在不久之前,也是那样,不过那是个晚上,他也这么坐在这里,同一个地方,背靠着同一间房间,心乱如麻,满心想着的都是房间里的那个人。

……同一个人。

他的眼睛闭上又睁开,睁开又闭上,泪水几乎控制不住地要顺着猛然涌来的记忆浪潮挣脱出来,蔺晨紧紧扒着扶手强迫自己深呼吸。

那不是他的幻想。

那是发生过的事情。

萧景琰没有对他撒谎,他从来没有撒过谎。他们的确在此之前并没有见过,但是实际发生的事情却和他一度以为的大相径庭。

*

他打着哈欠,跟着熙熙攘攘的人群一起往学校的大阶梯教室走。他心里是不高兴的。有什么日理万机的刑警来做青少年犯罪科普,抢了他们宝贵的午休时间,让他根本没法好好蹲在教室里睡觉。梅长苏在他旁边,劝他精神点,班主任就在边上呢,他也置若罔闻。

他趿着脚步走进阶梯教室,跟着梅长苏在他们班级的位置上坐下,这才决定赏这个夺了自己午休的罪魁祸首一眼。他懒洋洋地抬着眼睛望过去,看到一个青年,穿着厚厚的警服冬装,弯着腰站在讲台前摆弄着电脑。身材很好。冬装也盖不住他的细腰。

可惜好像不大会用电脑呢,他看了眼大屏幕上正在笨拙地移动的鼠标,嘲笑地想了想,又趴在桌面上了。

四周人声鼎沸,他几乎就要睡着,直到梅长苏捅了捅他,同时一个好听的声音透过话筒在他耳边炸开:“同学们好,我是——”

他猛地抬起头朝前方望去,正对上了此生中最明亮最坦然的一双眼睛。

“——我是萧景琰。”

他侧过头低低地说:“我要追他。”

只有梅长苏听到了,他吃惊地睁大了眼睛。

……

他老爹先下了车,又格外狗腿地绕过来帮他拉开车门:“不就搅了你一个打球的机会吗,人家点名要你来见见,你别幼稚。”

他勾起嘴角跟他爹谈判,要了一双新球鞋,才勉勉强强地下车走进酒店。

走进包间他的心就激越地一跳——哎呀,早知道是这样,刚才就不假装发那么久的脾气要球鞋了。

萧景琰坐在桌旁,无知无觉地转过来看着他。他实在太好了,世界上怎么会恰好有这么对自己胃口的人呢,就连从头到脚散发的那一股刚直气息都是那样正好。

他们相谈甚欢,他在桌上听到萧景琰的工作和住处——他是一个Beta,并不和家里一起住,租的公寓离自己学校很近。

他刚刚分化成Alpha不久,荷尔蒙躁动,他爹又总是十天半月出差——他们刚好在他住校还是他自己在学校附近租一间屋子住之间相持不下。饭局终了他突然说:“不如让我住在景琰哥哥家吧?”

萧景琰的妈妈出乎意料地答应得很快。

商量好事宜众人互相告别走出去的时候,他看到走在后面的萧景琰的表情,挑着眉,嘴角微微撅着,好像有一丝不解。

你总有一天会知道的。蔺晨洋洋得意。                 

……

萧景琰总是来叫他起床,然后骑着摩托车载他去学校。周末的晚上他们有时候凑在联机打游戏,萧景琰攻击很强,灵活却欠缺,常常被蔺晨遛着满地图跑。打完一局他看着萧景琰生闷气的小孩子表情,冲过去把薯片往他嘴里塞——萧景琰被他扑得倒在地上,脸红地把脸扭过去拒不承认自己的懊恼,嘴巴里倒是很诚实地在嚼着薯片。他摁到他的手腕,好细啊,他想,还这么好摸。我到底什么时候告诉他才好,他会被吓到的吧。

萧景琰眨巴着眼睛疑惑地看着他。

……

蔺晨的高一过得非常开心。

直到那个晚上,当他回到家里,被扑面而来的雪后寒梅的气味刺激得立刻有了反应。

*

有脚步声由远而近,蔺晨抬起头来,吃惊地看到了他爹和萧景琰的妈妈。

她就是那个电话里的声音,他这才醒悟过来,张开嘴打算说点什么,却听到他爹转过头问:“……你告诉他的?”

萧景琰的妈妈垂下眼睛:“之前景琰在病房里的时候……喊了他的名字。”

他爹无奈地叹了口气,朝他看过来,蔺晨忽然不知道哪来的力气,跳起来拽住他爹的衣领——他其实气势全无,拽着他爹衣领的手还在颤——嘴角却硬是勾出一个讽刺的笑来,努力地把话说得云淡风轻:“你让我忘了也没有用,我还不是重新爱上他了。”

他爹一愣,拍开他的手,又上下打量了一下蔺晨,才道:“你想起来了?”

蔺晨点头:“这种恐惧我这辈子只想经历一次,却偏偏又经历了一次,我要怎么想不起来——”他说着说着,之前积在眼眶里的那堆眼泪又开始躁动,“爹,你让我忘了,等到成人了再来决定,可是我是坐在这儿的椅子上才想起来的,刚刚挂了静姨的电话我冲过来的时候,我……我那天也是这样坐在这里!”

萧景琰的妈妈安抚地拍了拍他的背。

蔺晨再也忍不住,眼泪背叛了他,开始从眼角里没完没了地偷跑出来。

*

那天他也是这样坐在这里。

萧景琰毫无预兆地分化,他在家里先临时标记了他,才打了电话急匆匆地送他来医院,那时他也是这样茫然无措地坐在信息素隔离室外面。

他在临时标记萧景琰的时候向他表白了,这根本不在他的计划范围内,他也不知道萧景琰听到了没有,会有什么反应,他还害怕他爹知道萧景琰成为Omega之后不会再同意他们住在一起——可他没有办法,遇到这样的情况,他自己一个人没法做决定,他必须通知大人。

他本来只通知了静姨,可偏巧他爹刚刚回来,正在和萧景琰的父母谈生意。他们赶来的时候,萧景琰刚刚从隔离室被推出来,他被打了稳定剂,状态已经舒缓下来,只是还没有醒。而他爹却已经从他的种种举动中看出了端倪——蔺晨太焦虑了,他没看到他为一个人那么焦虑过,担心得脸发白,眉毛都拧在一起,时不时就要往病房的方向看一眼,手不停地握在一起又松开——他爹直接问:“你是不是不愿意搬出去?”

蔺晨看着他说“是”。

他爹又问:“……景琰知道吗?”

这下他没了声。

 

然而景琰是知道的。

蔺晨站在病房里面,看着静姨问他:“景琰。你是什么个意思?”

萧景琰慌乱地望了他一眼,又低下头,过了良久才回答,格外小声地:“……不知道。”

静姨点点头,也转过来看了蔺晨一眼,叹了口气:“那……”

“我不要搬出去!”蔺晨喊出来,连站在门口的他爹都转过来看着他。

“我不要搬出去。”他重复了一遍,紧紧盯着萧景琰的眼睛。萧景琰的脸很快就红了,蔺晨心底莫名其妙地一松,“不知道”总比“不喜欢”要好,好上太多了。

他转过头看着他爹:“我知道你什么打算,我还记得你的职业。”

他爹是国内有名的心理催眠治疗师,最近在国外也开始出名了。

他爹很无奈:“阿晨,你这个年纪,怎么知道什么是真什么是一时冲动?不要过早地就下决定……”

“既然你怎么也要让我暂时忘记,那还不如继续住在他家,”他又看一眼萧景琰,“你不还是一样根本没时间管我。反正我什么都忘了,只会把他当作一个熟人,何况他也还根本不喜欢我呢,”他走过去,郑重地对上萧景琰的眼睛:“萧景琰,我觉得我自己的想法很清楚。无论如何,你就再管我两年。两年以后无论你的决定是什么,要不要让我想起来,都随你的便。”

他爹在后面直叹气。

萧景琰迎着他的目光,非常认真地说:“我答应你。”

***

萧景琰醒过来时,窗外的太阳已经落了。他母亲就坐在床边望着他,见他醒来,探手抚上他的脸:“景琰。”

他眨眨眼睛,试图回想起之前发生了什么。

“你啊……外伤倒是没什么,只是被他们抓去的这段时间里被注射了太多的诱发剂,你又一直在吃抑制剂,导致信息素乱得厉害……”她说着深深吸口气。

萧景琰很无奈:“这还不是好好的,我上个周末去看你的时候就怕你担心,没想到还是被妈妈知道了,对不起。”

他母亲敲了一下他的额头:“妈妈支持你的工作,你现在……你不和我说,还能和谁说?”

萧景琰的目光暗了一下,他妈妈似乎没有看到,继续说着:“你现在的激素情况,医生说……要找一个Alpha定期临时标记,不然可能连你的工作都会影响。”

“……”

“景琰?”

萧景琰盯着窗外的夜色又发了一会呆,才转过眼睛来:“那就找麻烦妈妈帮我找一个……找一个Alpha,请他帮忙直接标记我吧。”

他的母亲可能没有想到他这么干脆,还想说什么,又被萧景琰下一句话堵住了:“只要不是蔺晨,谁都可以。”

他妈妈沉默着,萧景琰以为她不理解,老实地继续说:“他……他可能没有这么喜欢我,”他想着蔺晨那天说要搬到学校去住的表情,心里又重新开始刺着痛起来,“就别再把他牵扯进来了,就这样……忘了吧,挺好。”

他说得缓慢而坚定,非常清晰。

这一年来他过得很辛苦。发现自己喜欢这蔺晨是很容易的事,可是那之后为了不让自己情不自禁露出破绽,只能极力避开他。他早出晚归,一到周末就去他妈妈家。他自己对蔺晨的态度,他妈怕也是很早就看出大概了。

他妈妈问:“那你呢?”

萧景琰苦笑一下:“有个Alpha标记就行了吧?也不用一定过日子。我一个人挺好——”

他话还没说完,门口就猛然冲进来一个影子,直接扑到他身上。

那味道实在很熟悉,萧景琰还在发呆,就感到有什么落到了自己的嘴唇上。干巴巴的。

蔺晨整个人趴在床边,搂着他的肩把他整个人环抱着:“你别想甩开我。”他的声音带着哽咽, 萧景琰愣住了。

蔺晨又去亲他的眼角,直把那里亲出泪来:“我是喜欢你啊,我忘了也还是喜欢你,你怎么就感觉不出来——我还是喜欢你啊!”

萧景琰对这突兀的转变还有些没有反应过来,只觉自己不知怎么地又哭了,蔺晨又去一点一点亲他的眼泪,嘴里还在喃喃地重复着刚才的话。

他的泪水好像没完没了,蔺晨亲得着急:“你别哭了,之前都是我的错,我不该不接你电话,不该说要跑出去住,我才不要跑出去住,我还是小孩子,你要一直当我的监护人……”

这话真的太小孩子气了,萧景琰噗嗤一声笑出来,蔺晨望着他也傻笑,世界上好像真的只剩下了他们,直到蔺爹一声咳嗽把两个人都惊醒了。

蔺晨抱着他的臂弯拢了拢。

蔺爹看他们一眼,转过去问萧景琰娘:“这孩子从小主意大,我可能还真管不了了……”

萧景琰妈妈温和地点点头。

萧景琰转了个身把头往蔺晨怀里埋了埋。

蔺晨现在觉得这个世界对他非常非常非常友好。

 

END


看完的来搞个番外投票啊,我根据票数最多的最先写,另外一直有给我评论的筒子的意见优先考虑哈!

不要都选,都选是没有结果的,而且作者不大会写肉,只有意识流,意识流!!

1 小蔺高三,萧景琰无知无觉地撩他, 小蔺心急火燎

2 小蔺大学在外地,景琰去看他,他们两人!#¥%……&*(

3 小蔺高一的时候他俩的糖

4 好吧…,高考完他们正式标记…

5 还有啥?

评论(74)

热度(3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