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世界狗带

狗狗狗,哦雷哦雷哦雷

【蔺靖现代AU】【年下】【ABO】Every Dog Has Its Day(6)

6.

一局竞技场结束,蔺晨的手习惯性地挪着鼠标要去点新的一局,却有另外一只手伸过来直接按住了他。他很疲累,但依然一眼就认出了那只手的主人。蔺晨吐了口气转过头去,果然看到萧景琰站在背后望着他,他穿着警服衬衣,戴着警衔,在此时幽暗的灯光下居然也显出一股凛然不可侵犯的英俊来。

真该死。自己栽得彻底。

萧景琰挪开手,看了他一会,然后又移开眼睛,“别玩了,洗漱一下去休息。”

蔺晨嬉皮笑脸:“你管不了我,我好不容易放假。”

“那也不是你这样玩!”他不知道自己此时到底是什么鬼样子,但萧景琰显然有些生气。蔺晨心中跳过一丝奇异的喜悦,萧景琰却又软了口气,“我没法干涉你的选择,也知道你现在很想玩,但是你不能这样透支。你知道有多少——”

他的话断在半空中,因为蔺晨已经又转过去,开了新的竞技场。

他没法再看萧景琰。这种大早上上班前突如其来的关心算是怎么回事?一边劝他,一边却又做出一副随他便的样子,那就随他好了。

我让你把我当大人,可也不是让你这样——

可蔺晨自己都说不清楚他到底要什么。萧景琰在等待他自己的恋人,这有什么不对的吗?他所以为的,不过是他自己自作多情的误会。他自己顺着这样的误会又一厢情愿地失恋,这些事情难道要怪萧景琰吗?他本来就对自己的这个监护人没有什么了解。他不知道的事情太多了,是他自己莫名其妙。

他明明知道这些道理,但他还是无法理智平静地面对萧景琰。蔺晨知道自己心里发生了什么。那是不可逆转的变化,他再也无法像以前那样和萧景琰相处了——他现在甚至对于那样的相处状态感到不可理喻:他怎么能那样平常地看着萧景琰在他面前却无动于衷呢?他当时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游戏总能使他抛开一切,全情投入。蔺晨酣畅淋漓地又打完一局,自己也觉得很累,往后靠在椅子上盯着屏幕上自己脸的反光发呆。

可萧景琰居然没有走,他的声音从蔺晨的头顶灌下来:“关了电脑去休息吧。”

蔺晨没挪动,直接抬起头看他,萧景琰也低下头看着他。他们又对视,萧景琰这次却没有很快移开眼睛。那双眼睛里仿佛出现了委屈和哀求,蔺晨觉得自己可能真的玩游戏玩到神智恍惚了。他哂笑一声,率先转开脸,从椅子上站起来:“听你话,不玩了,你上班来得及吗?” 

萧景琰“嗯”了一声,俯下身去给他关电脑。蔺晨衣服也不换,直接躺在床上,斜眼看他关完电脑直起腰就往门口走,突然开口说:“我可能要出去玩几天。”

萧景琰“哦”了一下。

他果然一点都不在意这种事。还真是把自己当大人对待。

蔺晨心里闷得眼泪都要出来,又说:“我想……下个学期要不然……”

萧景琰的脚步停住了,他转过来看着蔺晨。

他的眼神里之前的那点哀求好像更甚了,而且似乎还夹着一点恐慌,但蔺晨觉得自己肯定是看错了,萧景琰怎么会在他面前露出这种表情呢,他强迫自己直视着那双眼睛把话说下去,“我想搬到学校住。”

萧景琰的眉毛拧起来:“这里离你学校又不远,你回来一个人不是……”

“我回来还得自己做饭!”无论是多么无理取闹的想法,一旦开了口似乎都变得天经地义,各种理由接踵而来,“学校有专门给高三生的宿舍,不会吵,何况我还可以找长苏他们一起住。”

萧景琰露出愧疚的表情:“我……我以后会尽量早下班回来给你做饭的。”

根本不是饭的问题,是我没法这样看着你,蔺晨心酸地想,嘴上却回答得尖刻:“算了吧,那多勉强。而且你除了炒菜和红烧肉还会做什么?学校食堂的花样都比你多。”

萧景琰的脸涨红了,他张嘴想说什么,却又再度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抛出最后的:“可我答应了……答应了人,要管着你三年。”

“我爹?他不会管这些事的,只要我能学好他怎么样都行。”

萧景琰没说话,蔺晨实在享受他这种欲言又止的为难表情:“我可以自己去跟我爹说。反正你整天上班这么辛苦,还要看着我,对你也只是个负担而已。”

萧景琰的眼睛睁大了,又闭起来。蔺晨摔了罐子,心下倒是畅快了,非常坦然地看着他,看他的睫毛轻微地发抖,看他垂在身侧的手捏成拳头。就这么安静了一会儿,萧景琰终于睁开眼睛,轻轻说:“如果这样最合适,那你就搬去宿舍吧。”

蔺晨的心以比他想象中还要快的速度疯狂地坠了下去。


萧景琰走到门口拉开门,犹豫了一会,转过来看着蔺晨很认真地说:“但你对我不是个负担。” 

他说完就走了,蔺晨躺在床上直直地瞪着天花板,觉得自己的心被他这轻飘飘的两句话拧成了皱巴巴的一团,而且已经堕入深渊里,稍稍一动就是可怖的疼痛,再也找不见光明了。


可他手背上萧景琰手掌的温暖都还没有消失。

 

然而时间和空间变换却总能有出人意料的治愈效果。蔺晨坐在沙滩边上烤着肉串,扯着嘴角看着蒙挚一群人在不远处闹腾地玩着沙滩排球。严格意义上来说正在好好按照规矩玩沙滩排球的只有蒙挚一个人,剩下的人——包括霓凰——都在找尽机会让梅长苏吃瘪。梅长苏一开始还想着运筹帷幄凭智取胜,没一会就被人拿着排球砸得满沙滩乱跑。

梅长苏跑累了,刚好跑到蔺晨旁边,赶紧一屁股坐下来,挥挥手把后面那群嚷嚷的人赶走:“补充军需,休战休战!”

剩下那群人本来都是好吃的主,蔺晨这边都烤好了半个盘子,香气早飘过去了,可不知为什么却没有凑过来抢吃的,吵嚷了一下又推出个甄平开始新一轮的追逐战。

梅长苏倒浑然未觉,喘够了气就毫不客气地直接从盘子里一下拿了一把肉串,攥成一个巨无霸肉串,悠闲地嚼起来,把蔺晨看得直叹气:“你不能吃这么辣的就别吃太多,到时候拉肚子霓凰又怪我。”

梅长苏不屑:“你还怕她?她又打不过你。”

蔺晨横他一眼:“谁说篮球了?她发起火来谁都怕好吧。”

梅长苏果然开心地笑起来,这家伙就喜欢听人夸自己女朋友。不过他听完一般还会给人颗糖作为回报:“你发起火来也是谁都怕啊。”

蔺晨没想到他说出这话来,偏着头想了一下自己在他们面前发火的经历,觉得奇怪:“我什么时候发过火?我顶多吐槽你们情人节那次的事——”

梅长苏歪嘴角:“你现在不正发着呢吗。”

怪不得那伙人不过来,蔺晨苦笑了一下:“我看上去真的很像在发火?”

梅长苏继续在吃,也不看他:“拽我们出来的是你,一个人坐在这里烤串不去玩儿的也是你,你说像不像?”

他还真没想这么多:“我只是……”

“我知道,你只是想一个人静静地待一会儿,是吧?”

蔺晨刚要答“是”,瞥见梅长苏的神色,生生住了嘴。要一个人静一会儿哪里静不行,非要叫上那一大拨人跑到离家好几小时车程的海滩上?

蔺晨没说话,梅长苏也就没再逼他,两人一个烤着一个吃着,直到蔺晨把那一盘子都烤完了,才冷不丁说:“我以为我这样心里挺平静的。”

“嗯。”

“但其实我还是……”

梅长苏拍拍他的肩:“会过去的。”                      

是啊,会过去的。他不过是一时的失意,这段感情开始得这样莫名其妙,又全然是他的一厢情愿,萧景琰本来就是无辜的,现在及时撤开对谁都是最好的。虽然他总觉得自己的心在那个暗无天日的深渊里沉沦着,仿佛再也爬不上来,但那应该是个错觉。失恋的人不都有这么个错觉吗?


一个球正好砸过来,砸中他的肩膀。

蔺晨转过头去,蒙挚他们站在一边,小心翼翼地摆手:“我们本来要砸长苏的……” 

蔺晨挑眉:“管你们要砸谁!我可不是白砸的!”

他说着拿着球站起来,冲着不远处的那帮人追了过去。

梅长苏还在他后面说:“但是如果过不去,那就去追。”

他不知道自己听见了没有。

 

*

等到蔺晨回到自己旅馆房间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那之后他们在沙滩上玩得很疯,夜幕降临之后又围着烧烤架唱起了歌,天空中是轮满月,海水给他们做伴奏。有一瞬间他好像完全忘了萧景琰,仿佛天地之间只有他们那一伙人。月光让黑沉的天空和海水都显得可亲极了。

再过十几天他们就要开始假期补习了,这次也就算作是个高三前最后的狂欢吧。

蔺晨洗了澡,懒得吹头发,胡乱擦了擦就倒在床上。他差点要就这么睡过去,却感觉到眼前有什么光在一闪一闪。他睁开眼睛提溜过自己的手机。未接电话的指示灯在闪。

平常会打他电话的一帮人此时都和自己在这里玩,难道是他洗澡的时候出了什么事?蔺晨摁开手机,却为屏幕上显得的那几个字震惊了。

他几乎从来没有给自己打过电话。他大多时候都会在七点左右回家,晚回来或值班的时候前一天就会和自己说,唯一的一次毫无通知也不过清早五点就回来了……蔺晨想起那次自己在客厅沙发上等他的事,苦意又渗出来,只觉得有些讽刺。

所以现在这算什么?还想继续做他的监护人完成那个三年的承诺吗?

为了承诺而给他打电话。

蔺晨按掉手机甩在一边,过了一会又伸出手去把手机捞过来直接关了机。

他决定直到后天他回去前都别开了。

他本来就是想忘掉这个人好好地玩一通的,一点也不想拖泥带水。


他回去的时候是下午,家里理所当然地没有人。蔺晨把箱子扔在客厅,吹了会空调,才起身去厨房看看冰箱里剩了什么吃的。萧景琰上班早,下班又晚,如果哪天回来没有吃饭,还得自己再去超市买东西。他走之前好心好意地给萧景琰买了几天的青菜和一斤猪肉,又在储藏柜里放了一点面条。他知道萧景琰晚上肚子饿的时候偶尔会去下面条吃。 

不知道这些东西还剩下多少,蔺晨一边打开冰箱一边想着,却吃了一惊。

他放进去的肉和菜一点也没少,还好端端地放在原来的位置上,动都没有动过。蔺晨捡了一些菜扔掉,又去开顶上的柜子。

面条也一样,根本没有拆封。

有个想法在他的心底冒了出来,蔺晨转身直接去了萧景琰的房间。

跟每个早上他出门的时候一样,可是现在在他面前的是哪一个早上留下来的?今天,昨天,还是……他出去玩的前天?

蔺晨带上萧景琰房间的门又瞄了一眼鞋架。

他的心开始颤抖起来。

萧景琰的拖鞋还完完全全是那天早上他离开时候的样子。

自己出去玩了几天,他就几天没有回家。

这是为什么?

混乱中他想起那天晚上那个未接电话来,掉头去找手机。

并没有新的未接来电,可他依然顺着那个之前的那个打了过去。

电话很快就通了,对面是个女声。

蔺晨想起那天晚上萧景琰说他会等时候的语气,心里直发紧,把刚刚担心不已的自己嘲笑了千万遍,“喂”了一声就没再说话。

他等着对面挂断,可是对方却说:“是和景琰住在一起的孩子吗?你别担心,景琰……景琰现在在医院,那天晚上他出任务前可能给你打过电话 ……”


他想起萧景琰那时候郑重的表情来。他求他晚上迟回来的时候告知一声,他说,我会告诉你的。他还说,我保证。

 

蔺晨从来没有一刻如此痛恨自己。

 他问了医院地址,夺门而出。

 

TBC

 


评论(40)

热度(3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