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世界狗带

狗狗狗,哦雷哦雷哦雷

【蔺靖现代AU】【年下】【ABO】Every Dog Has Its Day(4)

4.

晨光扫到蔺晨脸上,把他惊醒了。他抬起头,正对上萧景琰圆溜溜的一双眼睛。蔺晨迎着他的目光下意识先探上他的额头——已经不烫了——才恍然察觉他睁眼所见的景象意味着什么。他生怕这还是他的错觉,死死地盯住萧景琰,一瞬也不愿意挪开目光。

那双眼睛真好看啊,本来就很好看,又清又深,那里面闪动的情绪总是真挚的,却也因为这真挚而沉重。蔺晨原本是本着绝不放过他的马脚的动机盯着他的,可是看着看着连这目的都忘了,内心哀叹着欣赏起这双眼睛来。

萧景琰不知道是也刚刚睡醒还是别的原因,一时竟也没有躲开。他们俩这样直直地对视了一会儿,萧景琰好像才反应过来,转开脸,撑着慢慢爬起来,看了眼墙上的日历问他:“今天有没有补习班?”

蔺晨还在盯着他的侧脸:“我不去。我留在家里。”

萧景琰沉默了一会儿,才说:“昨晚……你辛苦了。”

他这样讲话,好像真真切切地把自己当作一个大人对待,也不随便指摘自己做出的决定,蔺晨觉得自己前一个早上的愤怒多少有了作用,心情不由得好起来。

他站起来,踉跄了一下,这才发现经过一晚上自己的腿早麻了。萧景琰要下床,蔺晨走过去把他的衣服给拿过来,说了句去买早饭,就出了房门。他知道萧景琰不可能立刻妥协让他帮忙穿衣服的,那就让他自己折腾去——他决定先不告诉他昨晚他吃了药发汗睡着以后自己已经给他换过衣服。

反正我栽了,你也跑不了了。蔺晨走在路上分外清醒地想。萧景琰不擅长撒谎,也不擅长隐藏。他的破绽太多了,多得甚至让蔺晨忐忑,让他反过来怀疑自己的判断。他不打算马上捅破这一切,他打算一步一步来。他需要时间来消化自己对萧景琰的这种情感——毕竟在他之前的人生中他从来没有预料到自己有朝一日会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沦陷得这样彻底——萧景琰也需要时间来习惯把他当作一个平等的个体看待。

蔺晨买了早点拎回家,本来还期待着萧景琰还在跟衣服做斗争,可却看到他已经在厨房热昨晚剩下的粥。萧景琰没有穿蔺晨故意给他留的T恤衫,而是自己又找了件宽松的夹克衫披着。他看到蔺晨回来,仿佛浑然不觉他的那些心思,只是安静地帮忙张罗早餐。 

他这个丝毫不服输的性格让蔺晨咬牙。

在情人节之后,他们终于再度对坐,一个就着粥吃花卷,另一个配着豆浆把油条咬得嘎吱嘎吱响。萧景琰吃得慢,舀了粥放下调羹才能拿起花卷吃一口,蔺晨把两根油条吃完了,他手上还剩下半个花卷,看上去可怜巴巴的。

蔺晨先把自己那头收拾了,回过头看到他还在吃,到底还是没忍住,搬了凳子坐在他旁边,直接抢过花卷,顺势举到他嘴边:“你喝粥。”

萧景琰没动。蔺晨说:“我一会还要进屋念书呢。”言下之意没那么多时间等他自己吃完再收拾。萧景琰想了想,特别听话地拿起调羹。

蔺晨就一手一直举着花卷,看萧景琰喝了几口粥,再把花卷凑过去让他咬一口。他喂着喂着,情不自禁用另一只手撑起了下巴看着萧景琰吃。

萧景琰吃东西很好看。但这不是因为他的吃相很优雅,而是因为他的吃相很虔诚。他喝粥的时候就特别认真地垂下眼睛看着粥,嚼花卷的时候就竭尽全力地大口嚼着,脸颊鼓鼓囊囊的。他每次从蔺晨手上咬过一口偏生又很小心翼翼,睫毛微微颤抖。也不知道这一刻他们到底谁是大人谁是小孩。

这下他吃得确实是快了,可蔺晨也不知道是快好还是慢好。

花卷只剩下最后一口的时候,萧景琰凑过来,蔺晨冷不防弯起手指把那一小块直接塞进他的嘴里。萧景琰差点呛住,脸憋得有点红,蔺晨趁机给他拍拍背,又顺势把粥送到他嘴边。

他们之前一直没说话,这时候等萧景琰好不容易气顺了,蔺晨拿走空粥碗,突然开了腔:“萧景琰,今天早上我醒来前你是不是摸我的脸了?”

他满意地看着萧景琰的眼睛开始慌乱地到处游移,又补上一句,“我又不是小孩子,难道我睡着的样子还让你觉得很可爱吗?”

萧景琰站起来要走出饭厅,蔺晨眼疾手快地在后面拉住他的手。

他这样实在过分了,萧景琰转过脸来对着他,就要摆出大人架子,却又被蔺晨的眼神吓了一跳。蔺晨一只手还拿着粥碗,脸上一丝笑容也不见,全神贯注地看着他,让人觉得好像他下一秒就要发表什么长篇大论,可他说出来的话却莫名简短,甚至有些磕磕绊绊。

蔺晨说:“你不要……一直把我当小孩子。”

萧景琰的目光闪烁了一下。

蔺晨继续说:“你以后……再那么迟,尽量告诉我一声。

“你要是还像这次这样……我……”他闭了闭眼睛,这样示弱并不是他所擅长的,“那我也还会像这次这样。”

他说完,又懊恼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太过轻飘飘,生怕萧景琰又用那种大人对待小孩的态度应付过去,无意识地把萧景琰的手腕抓得更紧了。

萧景琰被抓得皱了皱眉,又想了一会儿,才慢慢地说:“我会告诉你的。”他看到蔺晨松动的表情,笑了一下,把手挣开去揉他的头,“我保证。”

萧景琰保证过的事情,他一定会做到。

 

*

蔺晨打完一场球,走到场边坐下,一旁的霓凰已经站起来,和梅长苏对视了一眼之后上场去了。蔺晨立刻不满起来:“光天化日的你们就不能注意点影响!”

我们明明很注意影响了,梅长苏腹诽着给他递过去一瓶水。蔺晨喝完水再看,梅长苏已经盯着场上霓凰的身影目不转睛,气得他拍了一下梅长苏的肩:“喂,都大比分领先了,别看了!回神回神!”

梅长苏勉勉强强转过头来挑着眉毛看他,大有你不说件正经事那我就叫上霓凰和蒙挚一起揍你的架势。蔺晨见他看过来了,赶紧少女地两手一拖腮,忧愁地望向远方,眼神迷茫地说:“长苏啊,你相信前世吗?”

梅长苏细长的手伸了过来按在他额头上。

蔺晨恼羞成怒地挥开,再一看,梅长苏已经又在看霓凰了,但嘴里还是来了一句,“没发烧啊。”

蔺晨不跟他计较,“你跟霓凰相处的时候有没有种莫名很熟悉的感觉?”

                                      

梅长苏慢悠悠地说:“有……”

蔺晨猛地转头看他,他依然淡定地盯着球场:“因为我们从小一起长大啊……”

跟这人没法说了,蔺晨缴械投降,往后仰去,看头顶上晃动的树叶。

他自己都觉得自己这感觉实在娘里娘气的,还莫名熟悉,难道他跟萧景琰还真是什么命定的恋人?这种小说现在他们班的女生都不看了。

可是那感觉真的非常奇怪。之前的这段日子里,萧景琰虽然还是照常上班,但大概是只在做案头工作,所以有好多次回来得早,能碰上和蔺晨一起吃饭。吃饭的时候蔺晨总是忍不住打量他的手腕和脖颈,越看越有一种非常奇特的亲近感。他莫名其妙地觉得自己很了解萧景琰的这些地方,那天他吃着饭,看着萧景琰拿调羹的手,忽然觉得他的左手无名指旁边有一颗小痣。他不知道这种感觉是哪里来的,但他觉得自己就是知道。吃完饭他从萧景琰面前拿过碗的时候偷偷地看了一眼,可是萧景琰恰恰拿手去够水果,他没看到。

再找什么别的机会拉他的手看就太明显了,蔺晨只能默默地把这件事记在心里想着下次再确认。可在之后萧景琰的伤就全好了,他就再没碰上他早回来的时候。

树叶晃得有点刺眼,他眯着眼睛几乎要睡着了,这时候听到梅长苏的声音幽幽飘来:“所以呢,你问那个你莫名觉得熟悉的人了吗?”

“问什么?”

“……这位小姐看着好生熟悉,我们可曾在哪里见过的?”

蔺晨一骨碌坐起来挠梅长苏痒痒。他下手一向稳准狠,等到霓凰走回来的时候梅长苏已经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地求他饶命了。蔺晨这才放过他,让他们俩自己腻歪。

不过他还真的问过。

虽然现在想起来那么问的自己真是傻到透顶了。

萧景琰的回答是那么明确,自己那时候生怕漏过了他的任何表情,看得格外仔细,却只看到他眨眨眼睛,毫不犹豫地说出了一句“没有。”

TBC

评论(18)

热度(2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