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世界狗带

狗狗狗,哦雷哦雷哦雷

【蔺靖现代AU】【年下】【ABO】Every Dog Has Its Day(2)

2. 

上午最后一节课结束,梅长苏看看蒙挚那伙人飞奔出教室冲向食堂的背影,转过来捅捅趴在桌上的蔺晨:“你最近到底怎么了,今天连饭也不去吃?”

蔺晨勉勉强强瞅了他一眼,懒洋洋地回了一句:“你不是也没有吗。”然后才猛然意识到自己犯了蠢。

梅长苏并不给他反悔的机会:“既然你诚心诚意地问了,那我就大发慈悲地告诉你——”他说着笑眯眯地从书桌里端出一个便当盒,“我有霓凰给我准备的便当~”

便当,便当有什么了不起的,整天吃便当很光荣吗?蔺晨翻了个白眼。

梅长苏却难得正经起来,凑过来揽住他的肩膀:“说真的,你到底遇到什么事了?不至于情人节被我们抛下的事搞得你郁闷到现在吧?你没有这么小心眼 ……”

还算有良心,蔺晨燃起了一点希望,抬起头再度确认了梅长苏是真在关心他以后,才小心翼翼地开口:“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感情问题呀,梅长苏皱皱眉又松口气,本想再耍耍蔺晨,但看他那纠结的样子又不忍心,想了想正要回答,却又被蔺晨打断了:“是不是脑子里总有个地方在想着这个人,这个人在你面前的时候你就忍不住盯着他看,看他手看他脖子看他眼睫毛,然后,然后做梦也会梦到他?”

“没想到你喜欢起人来居然这么痴汉。”梅长苏啧啧叹息。

蔺晨坐直起来抓住他肩膀:“所以我没错喜欢那个人?不会有别的什么原因了?”

梅长苏挑眉看他:“你觉得还有什么别的原因?”

蔺晨抱头:“我不知道啊,我真的不知道。以前根本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只是有一天晚上做了一个梦……然后好像一切都不对劲了。”

梅长苏觉得自己大概是知道他说的是怎样的梦了,想了想,还是严肃地回答:“做梦倒不一定就是喜欢,不过你说的那些其他的表现也没法用什么别的解释啊……要不等过一段时间你看看还是不是这么觉得,如果这感觉一点没减弱,那十有八九就是真栽了。”

蔺晨沉默地点点头,然后又把头埋下去,不理梅长苏了。

梅长苏在他旁边斯文地吃起便当来。

蔺晨的心情很复杂。他觉得自己像是分裂成了两半,一半觉得喜欢上萧景琰这件事理所当然,再自然没有;另一半却又觉得这件事十分荒唐,一定是哪里出了差错。毕竟虽然萧景琰一直老老实实地履行着监护人的责任,每天晚上不管他自己多累也会给他递牛奶提醒他早睡,但他们真正相处的时间实在少之又少,少得应当不足以让他从中了解萧景琰到底是个怎样的人。了解都谈不上, 喜欢就更荒谬了,蔺晨自认不是一个轻易喜欢上谁的人——他但凡随便答应一个给他递情书的姑娘,情人节那天也不会沦落到和萧景琰一起过——等等,真的是沦落吗,他那天明明很开心。

是太需要父爱了?可他虽然也想念他老爹,也不至于想到做梦梦见他……那样的地步。

难道还是被萧景琰的美色所惑?可萧景琰长得好看是他一早就知道的,怎么也不会到了现在才……

这真的太奇怪了。

梅长苏今天吃的卤鸡腿,味道还挺好闻,蔺晨把头转到另一边,又接着想起那天晚上他跟萧景琰的对话来。

那天晚上萧景琰端着牛奶进来的时候,蔺晨正因为早上的那个梦心烦意乱,难得地没有在全情投入地写作业,萧景琰刚一进门就从椅子上转过来望着他。萧景琰站在门口愣了一下,才走过来把牛奶放在他书桌旁边,迎上蔺晨的目光问他:“作业很难?”

那双眼睛让蔺晨的心里警钟大鸣,他的心在胸腔里蠢蠢欲动,在那一两秒的对视里重现梦里发生的事情显得那么轻而易举,好像他只要站起来,凑过去抚上对方的脖子,就……

萧景琰移开目光,换了一个问题:“你饿了没?要不要吃点什么?”

蔺晨摇摇头,看着他转过去准备离开房间,忍不住开口:“萧景琰——”

“干嘛?”萧景琰又转回来。

“你发情期都怎么过的……?”

这问题刚出口蔺晨就想把自己舌头给咬掉。哪怕是说“我想吃汤圆”都比这好啊!

萧景琰抱起手臂:“喜欢上谁了?”

他那双眼睛转动着打量自己,蔺晨觉得自己心跳得都快不受控制了,说出来的话也很没水平,显得特别欲盖弥彰:“……没,没有。”

萧景琰笑起来——可能是蔺晨的错觉,他这个笑容带了一点苦涩——又拍拍他的头,说:“喜欢人,这没什么。不过你要是用你刚刚那句跟你喜欢的O搭话的话……这可是性骚扰。”

他说完指指牛奶:“快喝了。别想七想八的,赶紧做完作业,不准迟睡。”然后就朝门口走。

蔺晨在后面问:“我谈恋爱没关系?”

萧景琰握住门把的手顿了一下:“我管不了你。”

*

蔺晨一下课就回了家。他这段日子没那么经常和梅长苏他们一起去撸串了,一来是这些哥们都有恋爱要谈,老陪着他也不像样子。二来——谁知道萧景琰会不会向上次那样再早回来呢?被他发现自己放学了先晃荡一番才是常态,难保他不会在老爹那儿参自己一本。

绝不是因为他隐隐地期待能再像那天一样和萧景琰一起吃饭。绝对不是。

他做好饭,却又犹豫要不要等萧景琰回来一起吃。梅长苏让他等着看这感觉会不会过一段时间就消退,可是没告诉他这段时间里到底要不要跟这人打照面啊!他一方面担忧见得次数多了他没法放下,心里却又实在渴望再和萧景琰吃一顿饭——从情人节那天过后,他和萧景琰又恢复了往常的节奏,再没有一起吃过饭——萧景琰连周末都经常不在家。

蔺晨坐在饭桌前挠着脑袋想来想去,觉得自己真是魔障了,洒脱如他,竟然为了要不要等人吃饭纠结这么久,像什么样子!要等就等,不等就不等!他冷静了一下,刚决定要等,又想起今天数学老师布置了三份作业……算了,还是等哪个周末再等吧。反正萧景琰怎么也得管他到高三。

蔺晨吃了饭回了屋,也不知是不是下定了周末要等萧景琰吃饭的决心,作业做得格外顺畅,解题解得风生水起。等到他做完理科作业,抬起头来一看,才发现已经九点半了。蔺晨摘下耳机,屋里静得有点可怕。

他打开门一看,客厅里还黑漆漆的。门口并没有萧景琰的鞋。

蔺晨又回屋从书包里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没有消息。唉。又遇到大案子了。蔺晨叹了口气,自己去厨房热了牛奶,又回屋拿出语文作业来做。

等到他把语文和英语作业都做完已经临近午夜,蔺晨又出来看了一眼,萧景琰还是没回来。他回到屋里,在书桌前呆坐了一会,想起来自己还有份历史作业没做。历史作业一周才交一次,老师查得也不仔细,他惯常都是抄梅长苏的——算了算了,就当他今天学霸之魂觉醒了吧。

蔺晨把历史练习册掏出来,想想往身上裹了张毯子,把笔袋、练习册还有手机一起拿着,跑到客厅,打开灯,在沙发上安了窝。他们家沙发能直接看到大门。

再怎么样,等我写完这个,萧景琰也得回来了吧。

他以前就算迟回来,也从没有迟过十二点啊。

蔺晨打开练习册,慢吞吞地写起来。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他的心渐渐慌起来。他眼睛盯着题目,明明清楚地知道答案,写下的字却歪七扭八,站都站不直。萧景琰格斗相当好,枪法也很准——他看到过他的奖状。而且以前他也基本没受过伤……说不定这次迟了就住在局里或者同事家里呢?

蔺晨又一次摁开手机,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有。他试着打了一次萧景琰的电话,对面提示关机。

他迫使自己把目光再度集中到练习册上,想继续写作业,可写出来的字连他自己也没办法辨认。蔺晨失神地瞪了一会练习册,索性把册子和笔都往旁边一扔。他的心慌得厉害,有点喘不过气来,还能感觉到后背上积了一层薄汗。他过去把玄关的灯也打开,又回到沙发上,攥着手机死死盯着门口,内心传来的声音可怜得让他自己都觉得惊讶——快回来吧,快回来吧……它一遍又一遍地乞求着。

*

蔺晨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过去的,也记不清自己都做了什么梦。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在一片浑噩之间,被钥匙转动的声音惊醒。他跳起来条件反射地就往门口的方向望去——就看到萧景琰站在那里呆呆地望着他。他的右手臂打上了石膏,吊在胸前。

蔺晨看了一眼墙上的钟。凌晨五点。

TBC

评论(14)

热度(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