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世界狗带

狗狗狗,哦雷哦雷哦雷

【蔺靖现代AU】【年下】【ABO】Every Dog Has Its Day(1)

1.

蔺晨正觉得这个世界对他实在非常不友好。

原本这是和往常一样再平常不过的一天,他依旧趴在最后一排用书挡着脸画着小人好不容易混完了最后一节数学课,可在试图呼朋唤友去小吃摊上撸串儿的时候却出乎意料地遭到了史无前例的、残忍至极的,一致拒绝。

“不好意思呀,”梅长苏眉眼弯弯地从抽屉里拿出一大盒巧克力,“我今天得去找霓凰。今天要还跟你玩她会生气的。”

蔺晨转过去期待地看蒙挚,蒙挚眨眨眼睛,挠着脑袋“嘿嘿嘿”地笑了几声,颇为不好意思地说:“兄弟,你也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对吧。媳妇不能不陪嘛。”

媳妇,媳妇你妹啊,你这呆头鹅表白成功才几天,这叫上媳妇了?还眨眼睛,眨什么眼睛,你以为你这样很萌吗?

蔺晨闭上眼睛平息了一下怒火,好容易说服自己今天梅长苏蒙挚都不在,就勉强凑活和黎刚甄平撸一回吧,他们虽然呆头呆脑的,但他可以忍嘛!结果等他睁开眼睛,却只来得及在教室门口看见这俩离开的背影——还手拉着手。靠!这俩什么时候搞到一起去的?合着就他一个……就他一个……这不科学!

这边梅长苏已经收拾好书包站起来,同情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兄弟几个今天就先走了啊,对不住了。也就一天嘛,你熬着熬着就过了,对吧。”

说完背上书包扬长而去。

就一天,一天个鬼。你们明明还有白色情人节愚人节419520七夕光棍节圣诞节……蔺晨泄了气,没骨头地趴在书桌上,沮丧地想。为什么,为什么他明明才高二,就要遭受如此惨无人道的虐狗待遇?他记得他们高一的时候明明不是这样的啊!

*

蔺晨背着书包,在街上晃荡。他不想立刻回家,可又想不出地方可去。他的监护人工作忙,一般到了晚饭时分才会回家,因此他往常都跟梅长苏他们在街边吃上一顿再回家,兴致来了还会给他监护人做好晚饭。可现在时间尚早,连一贯拖堂的老师今天都准时下了课,让他一个人待在家里无所事事能把他给无聊死。可他也不知道现在在街上能做什么。可是举目所见,处处刺目:不是玫瑰,就是拉在一起的小手,再要不就是蹭在一起的肩膀。总不能、总不能让他在这样的日子里再一个人跑到小吃摊上去撸串吧?那他不禁得承受往来情侣的注目礼,还得被迫观看必将出现在他眼前的多对情侣互相喂食场景。

蔺晨叹了口气,想想还是决定先回家。不就是情人节吗,就当世界上的O都瞎了眼,放着他这么有才有貌贤惠又成熟的A不要,搞得他一手好厨艺,在今天居然只能便宜他的监护人。

*

当蔺晨一手拎着几个塑料袋另一手好不容易摸到钥匙打开门的时候,他在鞋架上看到了萧景琰的那双警用皮鞋。

不会吧,今天全世界都反常吗?

他冲进屋里,正碰上萧景琰从厨房里端出一盘红烧肉来。

他居然还穿着围裙!

蔺晨站在客厅很是呆滞地看了眼前的景象一会儿,直到他手里装鱼的塑料袋开始往下滴水,萧景琰放下红烧肉也正好抬起头,忍不住皱起眉走过去接过蔺晨手里的塑料袋:“你回来得……你一般都这么早就回来了?”

他背对着蔺晨把鱼往冰箱冷冻层里塞,蔺晨眼尖地发现他的耳朵有点红。

呵呵,不调戏白不调戏。

“天啊, 你真的是我认识的萧景琰吗?”蔺晨窜上沙发,夸张地嚷嚷起来——其实也不怪他,他跟萧景琰一起住两年多了,这可是他第一次在七点以前看到对方,也是第一次看到他下厨——他也才知道,萧景琰居然是会做饭的。

萧景琰还在塞鱼:“嗯。……偶尔也会早下班。”

蔺晨端详着他围裙下面露出来的长腿,心里默默感叹。真不愧是萧景琰,穿个围裙居然也能这么好看,像他这样好看又出色的O,居然也没听说有恋人……等等,不会吧?

萧景琰刚关上冰箱门,就敏感地察觉到背后的视线由戏谑转变成了幽怨。他转过来打算给蔺晨点教训,却被对方那幽愤的眼神吓了一跳,“怎么了?”

蔺晨却不说话,最后看了他一眼,然后直接冲进了他自己屋里。萧景琰擦擦手走过去转门把,却发现这小子早就眼疾手快地把门锁上了。

萧景琰敲敲门,里面没声音。

这祖宗今天没头没脑地跟他闹什么呢?

萧景琰好声好气地说:“蔺晨,别耍脾气,去换衣服准备吃饭。”

里面还是没应声。

萧景琰觉得有些烦躁了,他好不容易下定了决心早回来一天,却没想到会撞上这小祖宗的一股无名火。他在厨房复习了半天菜谱做出来的红烧肉可不能被这么糟蹋:“蔺晨!”

而蔺晨总是知道他的忍耐极限的。这回里面有声音了,听着像闷在被子里:“你不用管我,饭做好了你就走吧,反正我习惯了。”

萧景琰莫名其妙:“走?走去哪儿?我今晚没有班。”

“你别装蒜!要去约会就麻溜地去!不用考虑我!”蔺晨闭着眼睛心酸地说完这句话,顿时觉得胸腔中涌上一股舍生取义的壮烈之感。

萧景琰更加莫名其妙:“什么约会?你到底在说什么?我今晚在家——”

他话音未落,蔺晨的房门就碰地一声打开了,蔺晨紧紧地盯着他:“你再说一遍?”

萧景琰无奈地笑了一下:“没有约会,我今天在家。”

蔺晨又噔噔噔地掠过他跑没了,萧景琰还在原地愣神,他的声音已经从饭厅那边传来:“这看上去很不错嘛!还有什么,好了没?”

 

*

萧景琰的厨艺不过平平,除了红烧肉,只会炒青菜。本着不知道跟什么置气到底原则的蔺晨索性把他买回来的鱼也拿出来,又多做了一道清蒸鱼。他做的时候萧景琰就给他打下手,而萧景琰明显对厨房不怎么熟悉,看着他在自己的指挥下笨拙地这里翻翻那里找找,蔺晨就觉得这是他从小到大最愉快的一次做饭经历。

等到他们终于开始吃饭,太阳将将落山,晚霞染得饭厅里的气氛格外地温馨。萧景琰是真的饿了,坐在蔺晨对面吃得很是专注。蔺晨心不在焉地边吃边隔着饭碗打量着他。反正他也好久没仔细看过萧景琰了。他课业不轻松,萧景琰下班又晚,回来的时候蔺晨都已经吃好饭回屋写作业了,他除了给蔺晨送牛奶以外基本不会进蔺晨的屋,就是端牛奶来的时候蔺晨也一般都在埋头奋笔疾书。

怎么看他真的都挺好看的——蔺晨盯着萧景琰垂下来的眼睫毛想。至少他眨眼睛比蒙挚萌多了。蔺晨又继续偷看他的吃相。专注满足,吃起来好像碗里的东西就是全世界。而且端碗的手真好看啊,骨节分明,细长却又不娘炮,还显得很有力。蔺晨自认为跟他自己的美手不相上下——他可是和梅长苏并称班里两大美手男的。

他还要继续看,萧景琰刚好吃完了一块鱼,抬起头来要夹他面前的红烧肉,发现了。

蔺晨有点尴尬,正想要怎么假装自然地移开目光,萧景琰却好像完全没发现:“你怎么不吃?红烧肉不好吃吗?”说着,他夹了一块放到自己嘴里。

蔺晨觉得这个大人真的有点好笑:“好吃啊,你自己吃不出来吗。”

萧景琰嚼着肉,非常认同地点点头。他点头的时候蔺晨又忍不住看了他T恤领口露出来的锁骨一眼,然后才逼迫自己收回目光,低下头开始正经吃饭。

但是萧景琰这会却仿佛吃够了,居然开始和他说起话来。

“你今天为什么觉得我……我要出去约会?”

蔺晨本来就为自己之前的种种过度反应感到十分丢脸——他平时明明没有这么幼稚这么爱乱发脾气——偏偏萧景琰还哪壶不开提哪壶,不由得有些烦躁,回答得含含混混:“误会。”

但萧景琰显然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他:“怎么误会的?”然后还没等蔺晨回答, 又补上一句,“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去了再说。”

蔺晨差点用鼻孔哼一声,但想到这样萧景琰会发现,忍住了,乖乖地咽下一口饭,放下筷子:“你这么破天荒地讨好我,那肯定有什么……再加上今天又……”他还是觉得丢脸,说得短促简略,萧景琰却听懂了,点点头, 又忍不住失笑:“我又没有谈恋爱,你不是知道吗。”

蔺晨有点恼羞成怒:“这谁知道……”

“我工作很忙,不会……暂时不会谈恋爱的。”萧景琰的语气突然变得郑重起来。蔺晨抬起头,发现他正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自己,不由得挺起了背。

萧景琰本来就几乎不说假话,但当他认真看着你说话的时候,他说出来的话就仿佛带了额外的分量,显得格外真诚坦然。

“你别怕没人管你,我会管你到大学的。”萧景琰又说。

蔺晨“哦”了一声,低下头继续扒饭。

*

对面人的眼睛已经蒙上一层水雾。他轻轻地喘着气,每一次吐气都带着热气。他很隐忍,但那越来越不稳的气声已经说明了一切。他的脸颊是通红的,额头上软软地趴着一缕汗湿的头发,他的嘴唇紧紧抿着,很快又张开了,又吐出一声满是颤抖的叹息。

对方似乎在呼唤着什么。他喘息得越来越厉害,头开始抬起来,露出纤弱的脖颈。就在这弧度优美的颈项上藏着一点,咬上那一点就能结束他的痛苦。

他忍不住凑上去,用自己的嘴唇,去探寻那个地方——

蔺晨猛地从床上坐起来。

他没有立刻低头看。他挺确定的。

他震惊的是梦里的那双眼睛——他差点要冲到那人面前做个确认,却想起来萧景琰这时候早就上班去了。


TBC

评论(22)

热度(5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