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世界狗带

狗狗狗,哦雷哦雷哦雷

【谭赵】【ABO】To Kill a Thousand Dogs (7)(END)

7.

怀里人的脸色是一种病态的潮红,谭宗明接住赵启平软下来的身体,心脏像是停滞了一两秒,才又狂乱地跳起来。他颤抖地把赵启平打横抱起来,直接冲到他的科室去喊人。

科室里的护士刚跟那病人重复完注意事项,就被手足无措再度闯入科室的谭宗明吓了一大跳。等到看到他怀里的赵启平,护士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办,只能暂时把赵启平放平在看诊床上,自己出去喊别的医生来。

赵启平晕得彻底,任凭怎么呼唤也没有反应。谭宗明坐在床边看着他,心慌得厉害。他素来冷静,可为什么这几次在赵启平面前却总是不冷静?刚才他的确有意识地在释放自己的信息素想着能好好让赵启平听他说话,可却怎么也没想到赵启平会给他这样一个反应。这太可怕了,简直比看到他在自己面前咳得站不住还要可怕——他忍不住伸出手去摸摸赵启平的脸,又攥住赵启平的手捧着。

护士带的医生来了一个又匆匆走了,谭宗明都没注意,直到终于又进来一个医生,探视一番后站在他面前看着他问:“你是他的Alpha?”

谭宗明愣愣地点点头。

医生叹口气:“我差点就看出来了,这个状态——”她看了一眼赵启平,摇摇头,又转过来交代谭宗明:“没什么大问题,等他醒了让他到我那里做个全面的检查,产科,在五楼。”说完和旁边的护士示意了了一下便走了。

谭宗明开始发呆。

*

重新遇到赵启平的时候,他根本不知道他们会有这样一天。但他的心情是喜悦的,这一点毋庸置疑——小护士跟他说了几句话以后去吃午饭了,谭宗明重新在床边坐下,继续握着赵启平的手看着他——他初中对赵启平的记忆只剩下些标签,只记得他是个被老师交口称赞的好学生,自己被训话时拿来对比的对象。这样的人,他还记得自己有一次看过考试成绩之后曾经想,以后一定会是社会精英吧,不像他还要靠自己老爹。

他和赵启平第一次约出去喝酒也只不过是过个人情,赵启平帮了他一个忙,他想请吃饭两人却又都没时间,恰好那天晚上两人都想着去喝酒,赵启平就带着他去了周秦那里。赵启平可能不知道——连他自己一开始也没有意识到——他在听他说话时候认真的神色在那个晚上就被他刻在了心里。好像还是当年认真听课的那个好学生一样,尽管疲累甚至不感兴趣,但却仔细地把他说的话全盘接受,并且还能一针见血地提出问题。赵启平是个很好的倾听者,也是个很好的交谈的伙伴。他们的成长背景或许不同,但他们在大部分事情上的观点和看法几乎完全一样。

他们定期的约见早就成为了他忙碌人生中最期待的事情。在他反应过来以前他就已经喜欢上了赵启平,这可能不再是学生时代那头昏脑热的年纪,可是他每和他多见一次面,每多看一次对方认真的眼睛和开怀的笑容,内心想要和他共度余生的想法就愈发强烈。

他不知道赵启平纠结犹豫的到底是什么,但自从一个月前那个晚上开始,他就从来没有想过要放他走。

*

赵启平是被耳边久久不停的絮语硬生生逼醒的。手心里黏糊糊的,一握却又没有东西,看样子不是花。他松了口气正要继续睡过去,那一直在他耳边嗡嗡嗡的声音终于变得清晰可辨,并且强行灌入了他的大脑。

“我喜欢你啊,我喜欢你还不够明显吗,我都以为我藏不住了只是你不理我……你这个人怎么这样,明明都跟我表白了,哪有这样趁人之危跑走的,你到底怎么想的你告诉我啊,我们怎么不能在一起了,到底哪里困难了……”

赵启平烦得不行,想让他闭嘴,结果只是哼了一声睁开眼睛。对面一张大脸上立刻出现了喜悦的表情,谭宗明不说话了,腾地一下站起来凑得更近:“你感觉怎么样?要喝水吗?医生……医生让你醒了去五楼做检查。”

赵启平正准备要水呢,听了这句话猛然吃了一惊,不管不顾地直接坐起来瞪着谭宗明:“五楼?”

谭宗明无辜地说:“是啊,是个女医生,你的护士说她姓秦……”

赵启平觉得自己又要晕过去了。

“我要喝水。”想了半天他才终于说。

罪魁祸首并没有按他所想转过身去急急忙忙地倒水,而是直接从旁边的桌子上拿出水杯递给他。他接过来,低头喝水的时候对方的目光简直赤裸得要把他烤熟。

赵启平喝完水把水杯往他手里一递,谭宗明手里是接了,又放回去,可目光一刻也没离开他,好像害怕他下一秒就要凭空蒸发了似的。

赵启平只好抬起头看着他:“谭宗明,我……”

“赵启平,我知道你喜欢我。”谭宗明非常干脆地打断了他,他依然严肃地盯着赵启平,只是并没有像之前那样放出自己的信息素制造威压。

赵启平垂下眼睛,“那天晚上……”

“那天晚上你已经跟我表白了,你装不了。”谭宗明继续打断他, “你如果是忘了还是误会了什么,那就我来说,我喜欢你,而且我不觉得我们有什么不能在一起的,如果我有什么地方让你——”

赵启平站起来往门口走:“我要去五楼了,你要不要来?”

他耳根都红了。谭宗明赶紧跟了上去。

 

END


评论(31)

热度(2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