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世界狗带

狗狗狗,哦雷哦雷哦雷

【谭赵】【ABO】To Kill a Thousand Dogs (5)

5.

赵启平临时在朋友家住了几天,之后又找到一处离医院近的房子,租下住了进去。他原来的房子是医院的宿舍,左邻右舍低头不见抬头见,换了住处仿佛骤然从原来的环境中脱离出来,有了喘息的机会。

当然,他还从谭宗明的身边脱离了出来。

仔细想想,在网络时代,要切断他们的所有联系简直简单得不能再简单。谭宗明可能是看他没有回信息,陆续打过几个电话来,他一概没有接,后来索性直接换掉了手机卡。

他稀里糊涂地得了一场病,又误打误撞地好了,觉得自己可能发现了这病症的一个秘密,却又没有胆量说出来。毕竟,在还没告白的状态下和暗恋的对象滚床单这件事,也不是每一个单方面暗恋的人都有机会碰上的。只是一个人生活着莫名其妙地变得辛苦起来,他开始经常性地发呆,虽然工作上并没有出现多大失误,但仿佛自己的精力随着谭宗明一起从他身边被抽走了一样,很容易就觉得累。

他以前没怎么被别人甩过,如今才知道失恋是件这么辛苦的事。

可是没什么情绪能赢得过时间,等到日子久了,等到谭宗明如同忘记他们初中的交叉那样忘记如今的这段事,他大概就会从中恢复了吧。

 

*

等到谭宗明察觉到事情有些不对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好几天。他刚一回到公司,就被一个大型企划案的工作拦住了,几乎是没日没夜地忙了一个多星期。一个多星期里,在偶尔的间隙他经常会打电话发信息给赵启平,每次都没有立刻得到回应。但这并没有立刻引起他的警觉,他们往常互通消息,由于双方工作都相当忙碌,也常常有这样的情况。他总想着赵启平估计在医院也忙,便没有多想,随后连自己给他发过信息这事都忘了。直到企划案的初步筹备阶段结束,全公司上下都得以喘一口气,谭宗明又掏出手机打算问问赵启平今天下班是否有空的时候,他才如梦初醒地意识到,这一个多星期赵启平没有给过他任何回应。

谭宗明觉得奇怪,却还是没有觉得是赵启平单方面切断了联系。市一最近有忙到这种程度吗,他在开车回家的路上想着,路过周秦的酒吧,想了想,还是停了车拐了进去。赵启平不在,他本来没有多少喝酒的兴致,但连续一周多的高强度工作实在太累人,他渴望放松的心情太强烈了,更何况说不定周秦知道赵启平最近为什么这么忙。

他进酒吧的时候吧台前面还是依然只坐了裴泽一个人,看见他过来有些吃惊地看了他一眼。他懒得理裴泽又在搞什么鬼,只坐到他旁边,敲了敲吧台,让周秦来一扎啤酒。等酒的时候裴泽还是用一种非常奇怪的眼神打量着他,谭宗明被盯得受不了,直接一眼斜过去:“怎么,这么多天了,还在惦记你那天晚上的成果呢?”

赵启平一直在瞒着他是个Omega这件事,他本身又是个医生,自己疏忽大意忘了自己的发情期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只能是有人搞了鬼。周秦又没有那个胆子,谭宗明想想就知道是裴泽的杰作。他不相信赵启平会把他都不知道的事情告诉裴泽,只是一想到裴泽比他还要先发现这个秘密,他就有点生气。如今这人还好死不死地做出一副有话要跟他说的架势来,谭宗明心里打定了注意,绝对要在言语上打得他丢盔卸甲,才算发泄了他这一周以来的忙碌和赵启平不在的郁闷,这趟酒吧才算来得值。

可裴泽接下来的反应却完完全全出乎了他的意料。对方挑了挑眉毛,露出一个相当吃惊的表情,用一种不可置信的语气问:“你和赵启平在一起了?”

谭宗明有些狐疑,心想这还用问吗,还不是得仰仗着您的手段,嘴边却打定了主意要损裴泽一把:“这事您十多天前把酒递过来的时候不就知道了吗,现在来问还有什么意思?”

裴泽显得更加惊讶了:“你们这十几天都在一起?”

谭宗明心里突然有些乱,想要跟裴泽斗嘴了念头也一下子去了六七成:“没有,我这几天工作很忙,可是——”

“那你们有保持联系?”裴泽说完可能是自己都觉得这话问得有点蠢,忍不住抽了下嘴角,可看到谭宗明的以后才发现自己居然问到点子上了。他也不给谭宗明时间发愣,下一句立刻就跑了出来:“我说,谭总,谭大老板,你俩在一起这事儿,小赵医生知道吗?”

谭宗明掏出手机,调出赵启平的号码直接拨过去。都这个点儿了,他想,再怎么忙也总该有空的时候,怎么也要接我一次吧——可下一秒耳边传来的提示音却残忍地捏碎了他的最后一丝幻想。

那提示音机械地说:“对不起,您所拨打的号码是空号————”

谭宗明几乎要发狂了,顺手把手机往吧台上一拍,就伸出手去按住裴泽的肩膀:“你怎么知道的?你见过他了?他怎么和你说?他到底怎么了???”

裴泽再想幸灾乐祸,被他这样子搞得也是心烦意乱:“你动什么手,放开放开,我也就那天在街上见过他一次……我让你放手!”

谭宗明松开手,颓然地坐下来,双眼还是瞪着裴泽。周秦忙完了也凑过来,看到他们这个架势,先自顾自吓了一跳,看看裴泽,又看看谭宗明,犹豫着该不该说些什么话缓和气氛。

裴泽知道自己这下稳稳占着上风,也不急着把事情告诉谭宗明,停下来喘了会气,又看着他, 露出一个挑衅的笑:“感情他这么多天都没联系你,你到自顾自地以为你们成了?谭宗明,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

“你什么时候见到过他了?”

这下周秦知道了他们在说赵启平,赶紧插嘴:“你别急别急,那天我和他一起在街上碰见的,还奇怪小赵看上去怎么脸色那么不好呢,你们这是……有误会?”

谭宗明这下觉得自己的力气都被抽空了,心里开始一阵一阵地发紧。脸色不好……赵启平把他当成什么了?他到底怎么想的?

“他有跟你们说什么吗?”

“哪能啊,”周秦努力地当着和事老,“你都不知道,我们能知道到哪儿去啊。就是他看起来实在状态不大好,我们问他有什么事没,他摇摇头说没事,你看我们这,这也不好多问……”

谭宗明咬咬牙,掏出钱来往桌台上一拍,也不顾后面裴泽和周秦说了什么,直接走出了酒吧。

他直接去了赵启平家,站在门口敲了好几回门,却始终没人来应。谭宗明觉得心底原本相当平静的一片湖被裴泽的那一番话直接给搅乱了,好像里面猛然被放进了十几只水蛇,片刻不停地在他胸口翻搅。他觉得自己简直像个被玩弄的傻子,明明在今天晚上之前还觉得自己是个事业情场两得意的人生赢家,兴冲冲地想要好好地和人谈恋爱,却被电话里那冰凉的机械提示音狠狠地扇了一巴掌,这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这居然全是自己的一厢情愿。

他不回自己信息,不接自己电话,以前就算因为是忙,到了晚上或者第二天,也总有个回应,怎么也不会像现在这样,自己怎么就没有发现呢?

赵启平……

谭宗明叹了口气,呆呆地靠着赵启平家的门坐了下来。

他到现在才发现,除了守在赵启平家门口等他回来,他再没有别的能和他联系的方式了。

他呆坐了一会儿,差点就要这么等下去,后来安迪一个紧急电话又把他招了回去。

 

*

原来的企划案出了纰漏,索性在交上去之前被及时发现了,他和安迪,还有临时能召集来的员工临时修改了大半夜,才终于把出错的地方调整好。

一拨又一拨的工作接踵而至,谭宗明却再也不肯加班,所幸距离下一个交接的时间还有一段距离,他在上班时间拼尽全力以保持整个项目的进度,一到下班吃完晚饭,就开着车到赵启平的家门口去守着。

他不信,赵启平还能为了躲他连家都不回。

TBC

评论(11)

热度(172)